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九百五十六章 殘臂

第九百五十六章 殘臂

    光頭老者道:“和單人舞不同,多人舞蹈自有其氣勢和感染力,所以你需要從精神上和體力上做好準備?!?br />  
      “當那個契機來臨,我會發動第二層舞的力量——這股力量會帶著你們學會這套舞步,這樣一來,你們雖然是第一次跳這個舞,但出問題的概率不會太大——不管怎么說,都一定要小心謹慎的跳,拍子和動作不能錯?!?br />  
      “懂了?!鳖櫱嗌近c頭道。
  
      雖然老頭兒的神色很嚴肅,但他身上那件花短袖和沙灘褲以及那雙粉色人字拖讓顧青山實在提不起半點緊張感。
  
      顧青山只能默默記住對方的話。
  
      “好了,我先走了,我也得提前儲存一點能量?!崩项^道。
  
      “您也需要能量?”顧青山問。
  
      “當然,等到那個契機來臨,我要為你們伴奏?!?br />  
      光頭老者說完,沖著顧青山點點頭。
  
      他的身形化作一點明光,再次沒入顧青山眉心。
  
      ——極古人族的第一強者的影像從顧青山面前消失。
  
      顧青山擦了擦額頭的汗,陷入沉思。
  
      還有伴奏樂?
  
      又不是開演唱會,到底要鬧哪樣?
  
      他沒有注意到,船艙的門已經打開,琳神色復雜的看著剛剛的那一幕。
  
      顧青山搖搖頭,轉身先去洗了個澡。
  
      他換上一身干爽衣服,回到甲板上。
  
      恩……
  
      要多吃東西,多儲備一些體能……
  
      一念及此,顧青山一拍儲物袋,取出鍋碗瓢盆就開始做飯。
  
      他手腳飛快的忙活起來。
  
      不一會兒,一頓豐盛的靈食大餐就做好了。
  
      蘿拉跟琳早就被靈食散發的濃郁香氣召喚而來,這時就在一旁默默的取餐具,幫忙擺盤子。
  
      顧青山取了一瓶烈酒給琳——剛才從世界殘骸回來的時候,他可是看見琳把自己留下的那一瓶烈酒喝光的情景。
  
      “喝點兒?”他說道。
  
      “唉,剛吃過沒多久,現在又吃第二頓,這樣下去會胖的?!?br />  
      琳嘆息一聲,接過酒給自己倒滿,輕輕的抿著。
  
      顧青山又給蘿拉選了一瓶混合果汁,同樣遞過去。
  
      “來,你的果汁?!彼f道。
  
      蘿拉接過顧青山手中的果汁,喝了一口,朝琳說道:
  
      “是的,跟顧青山這種廚子呆在一起就是容易身材走樣——我最近也要開始減肥了,太胖的話自己照鏡子都覺得難受?!?br />  
      兩女放下飲料,默契的端了碗筷,開始品嘗美食。
  
      “咦?這個菜好吃,姐姐你試試?!?br />  
      “恩……是不錯,蘿拉,你吃那條魚,我覺得應該也合你口味?!?br />  
      “沒錯,這條魚很鮮嫩,做的非常有水準?!?br />  
      兩人邊吃邊說,筷子在空中來回飛舞不停,看得人眼花繚亂。
  
      顧青山看看兩女大快朵頤的樣子,心中忍不住有些困惑。
  
      ——女人們的行為和語言為什么經常對不上?
  
      “咦?顧青山,你怎么不吃?”蘿拉奇怪的問道。
  
      “我——啊,是的,我忘記自己了?!?br />  
      顧青山不再想下去。
  
      自己現在要為眾生祭命之舞的第二層做好準備,必須多吃點東西。
  
      他端起碗筷吃了起來。
  
      飯后。
  
      琳和蘿拉一起把碗筷收拾了,才重新坐下來。
  
      荊棘古樹飛船依舊在無盡虛空亂流之中,沿著某個特定的軌跡飛行。
  
      三人喝著茶,偶爾閑聊幾句,有時停下來,看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從飛船外的虛空中掠過。
  
      蘿拉稱贊道:“顧青山,我知道你的烹飪水平很不錯,但沒想到你的舞也跳得那么好看?!?br />  
      顧青山想起剛才跳舞的事,心中一陣后怕。
  
      他認真說道:“蘿拉,以后我跳舞的時候,你最好不要再突然冒出來?!?br />  
      “怎么啦?”蘿拉問。
  
      “這個舞其實很危險,它有時候會殺人的?!鳖櫱嗌浇忉尩?。
  
      “什么!殺人?”
  
      蘿拉吃了一驚。
  
      “是的,這是一個奇詭側的舞蹈,完全不可預測——你知道奇詭側嗎?”顧青山問。
  
      “奇詭……真是少見呢,我記得我的寶庫里堆滿了數不清的寶物,但只有一件是奇詭側的——這好像是神秘系之中最罕見的一側?!碧}拉道。
  
      “對,所以你要小心?!鳖櫱嗌蕉诘?。
  
      “可是這個舞還送了我一道術法,并且它的韻律感很強,我都想跟著跳了?!碧}拉道。
  
      顧青山張嘴就要在說什么,但突然頓住。
  
      等等。
  
      眾生祭命之舞的第二層,是多人舞。
  
      蘿拉跟別人不同,居然還可以從這個舞之中獲得能力。
  
      也許她適合跟自己一起跳這個舞?
  
      想到這里,顧青山就有些舉棋不定了。
  
      “反正我說了以后你得當心,別當著這個舞的面嘲笑它,這一點很重要?!鳖櫱嗌阶詈笳f道。
  
      “明白!”
  
      蘿拉笑著應了一聲,低下頭,打開自己的小挎包,翻找起來。
  
      “奇詭側的東西,連本女王都只有一件,到底放在哪里了……”
  
      她翻找了一會兒,終于停下動作。
  
      “找到了!”
  
      一件東西被蘿拉取了出來。
  
      顧青山和琳一起望去。
  
      只見那是一只木制殘臂,通體涂著暗紅色的漆,手背上有一只閉著的眼睛。
  
      “這個玩意兒看上去讓人覺得不舒服,有些滲人?!绷瞻櫭嫉?。
  
      “其實我也不太喜歡這種東西——話說有哪家女孩子喜歡這樣的東西?”蘿拉深有同感的道,“奇詭側太神秘了,我父親曾說過,這一類的東西在歷史上很少見,但只要出現了,基本都是這種殘缺的風格?!?br />  
      蘿拉揮舞著殘臂說:“這個東西一共只能用兩次,我得到它的時候,它已經被用掉了一次,現在還剩最后一次?!?br />  
      “它有什么用?”顧青山問。
  
      這時,那殘臂自己活動了起來。
  
      殘臂上的眼睛睜開,盯住蘿拉。
  
      “小姑娘,你很想回到自己的王國去,但我不得不告訴你,你即將置身于危險之中?!?br />  
      殘臂發出嘶啞的聲音。
  
      蘿拉沖著顧青山和琳解釋道:“它可以探查使用者想做的事,以及使用者將來一段時間內所處的環境,假如環境很危險的話,它就會幫助使用者尋找互救者?!?br />  
      “它是怎么探查環境的,到底可不可靠?”琳問道。
  
      “我也不明白,”蘿拉轉而問殘臂:“喂,你剛才說我有什么危險?”
  
      殘臂道:“許許多多的職業者正在趕來,他們要么抓走你,要么殺了你,這是他們得到的命令?!?br />  
      三人一靜。
  
      顧青山和琳的神色漸漸凝重。
  
      有人要動蘿拉。
  
      就算需要面對整個荊棘王國的力量,要面對荊棘古樹,對方也敢行動。
  
      對方不會是一般人。
  
      蘿拉見了顧青山和琳的臉色,不確定的道:“不太可能吧,我這艘船可是隱形的,除非是特別有針對性的方法,才可以找到我們?!?br />  
      殘臂道:“就是那個方法?!?br />  
      蘿拉還要再問,顧青山示意她別急。
  
      他親自問殘臂道:“是誰命令他們來的?”
  
      “不清楚,我只知道拿著我的你將面臨何種危險,并不清楚危險的底細?!睔埍鄣?。
  
      顧青山道:“你剛才說互救者——什么是互救者?”
  
      “本裝備還有一次使用機會,小姑娘可以激發本裝備上的力量,把某個素不相識的人救下來,然后這個人很可能在將來幫上小姑娘的忙——這就是互救者?!?br />  
      顧青山想了想,追問道:“為什么會有互救者這樣的存在?”
  
      “本裝備的規則就是如此,但不能保證你們救了對方之后,對方一定會救你們,這種事誰能預料呢?”殘臂道。
  
      顧青山又問:“等你的兩次使用權限都用光,你會怎樣?”
  
      殘臂道:“我會去尋找我的身軀——畢竟我只是一只殘臂?!?br />  
      三人抬起頭,互相望了一眼。
  
      “用吧,蘿拉,救人這種事總歸不是壞事,將來這個人真的能救你也說不定?!鳖櫱嗌降?。
  
      蘿拉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卻把殘臂塞到顧青山手中。
  
      顧青山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蘿拉吸了口氣,臉上帶著笑意道:“我不需要任何人來救我?!?br />  
      “為什么?”
  
      “因為假如我遇到任何險境,我有你在,顧青山,你是王國的伯爵,你一定不會讓我被人殺死,不是嗎?”
  
      “當然,我會救你?!?br />  
      “那就行了,我不需要這個東西,反而是你,也許面對的危險比我更多,所以還是你使用它吧?!?br />  
      顧青山一時有些感動,又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
  
      這時蘿拉已經開始問殘臂:
  
      “喂,你已經在他手上——他應該還算是安全的吧?”
  
      “安全?”
  
      殘臂上的眼睛睜得圓滾滾,嚷道:“他想做的事情太厲害,恐怕不會有什么安全的時候?!?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