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九百五十五章 瞎了

第九百五十五章 瞎了

    蘇雪兒默然片刻。
  
      “你說的對?!?br />  
      “可笑我身為卡牌師,竟然被一張卡牌左右了想法?!?br />  
      蘇雪兒呢喃道。
  
      安娜見她有了些斗志,這才滿意道:“你可以用任何卡牌去戰斗,但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牌,還是不要相信的好?!?br />  
      她將那張命運預見牌猛的丟了出去。
  
      蘇雪兒神色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只見那張牌在風中繞了一圈,再次飛回蘇雪兒面前,靜靜的懸浮于半空。
  
      “奇怪,它還會回來?我沒聽說過卡牌有這種力量啊?!卑材鹊?。
  
      蘇雪兒解釋道:“很早的時候,我就把它還給了顧青山,但最后它還是在我這里?!?br />  
      “嘖,無故糾纏女孩子是不禮貌的?!?br />  
      安娜說著,抽出了那柄黑暗鐮刀。
  
      黑火一閃而過。
  
      整張命運卡牌四分五裂,在風中飄散。
  
      “這下可以了?!卑材刃Φ?。
  
      蘇雪兒嘆了口氣,搖搖頭。
  
      她伸出手,在虛空中輕輕一抽。
  
      那張再次出現在兩人眼前。
  
      安娜怔住。
  
      “奇怪,我的死亡烈焰,幾乎是無物不吞噬的?!?br />  
      她不可思議的道。
  
      蘇雪兒將牌收回去,苦笑道:“它知道我現在處于進階的最關鍵時刻,所以才安靜下來,否則它一定會催促我去幫它取套牌中的其他卡牌?!?br />  
      “這么說,它有智慧?!卑材饶剜?。
  
      看著那張畫有無數墳地的命運預見牌,安娜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寒意。
  
      她強笑道:“別管它,九億層世界,我們不懂的知識和東西太多了,也許以后能找到人幫你解開和它的聯系?!?br />  
      “恩,先不管它,我們走?!碧K雪兒道。
  
      “走!”
  
      ……
  
      另一邊。
  
      顧青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托著自己,從某個時空中噴了出來。
  
      他放眼望去。
  
      四周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見。
  
      奇怪,這是怎么了?
  
      顧青山轉而放出神念觀察情況。
  
      神念毫無障礙的掃遍四周。
  
      顧青山立刻就通過神念“看”到了自己下方的巨大漩渦。
  
      ——世界碎片的破碎深淵。
  
      而在自己頭頂上不遠處,荊棘古樹飛船正懸停在那里。
  
      顧青山再次確認了自己當前的處境。
  
      他身子一振,朝上飛去。
  
      不一會兒,他就落在甲板上。
  
      琳正在喝酒,看見他意外的道:
  
      “咦?你不是要尋找那個什么東西嗎?怎么又飛回來了?”
  
      顧青山一怔。
  
      看來平行世界與當前世界的時間流速并不相同。
  
      這樣說來,自己離開的時間并不長。
  
      “我已經完成了?!鳖櫱嗌降?。
  
      果然琳也說道:“照這樣看,那個平行世界與我們的時間流速不一樣?!?br />  
      琳看著顧青山,漸漸看出些許端倪。
  
      “你的眼睛怎么了,為什么連移動一下都做不到?”
  
      “不知道,反正我現在什么也看不見,只能用神念觀察一切?!?br />  
      顧青山費解的道。
  
      琳站起來,走到他身邊,細細端詳著他的眼睛道:“你是去補全你的世界之術,結果回來后卻什么也看不見了……等等,你的世界之術是跟眼睛有關?”
  
      “是的?!鳖櫱嗌匠姓J道。
  
      “真是一個異想天開的術——難道是你自己獨創的?”琳嘆息著問道。
  
      “沒錯,我曾被黃龍一眼看死,所以后來一直在思索這件事,最后開始嘗試完成這個術?!鳖櫱嗌降?。
  
      “你確信自己完成了那個術嗎?”
  
      “確信?!?br />  
      “那就沒辦法了,就算在極古時代,瞳術也是強大而危險的代名詞,更何況你在瞳術的基礎上建立了一個世界之術,我估計你的眼瞳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恢復——或者是需要某種刺激?!绷战忉尩?。
  
      顧青山皺眉道:“也就是說……”
  
      “恩,你瞎了?!?br />  
      琳點頭道,又怕他不好想,跟著再補充了一句:
  
      “放心,是暫時的,等你恢復,你的術就可以用了?!?br />  
      顧青山就嘆了口氣。
  
      好吧,暫時看不見也沒什么,神念完全可以取代眼睛。
  
      就是眼前一片黑暗讓人有些不習慣。
  
      ——等等。
  
      戰神界面還在。
  
      一行螢火小字顯示在上面:
  
      “恭喜你,你的世界之術已經完成?!?br />  
      “提示:該術尚在適應階段,所以會產生某些暫時性的副作用?!?br />  
      “特別提示:你瞎了?!?br />  
      顧青山一時說不出話來。
  
      好在這都是暫時的,他用神念就可觀察一切,倒是也沒什么太大的問題。
  
      唯一的問題在于——
  
      顧青山觀察自己,發現自己一雙眼看不見東西,只能直視前方,顯得木木的樣子。
  
      他想了想,取了一塊黑布,卷成長條狀,系在眼前。
  
      琳看著他這副模樣,把酒瓶遞過去道:“來,喝點酒活活血,說不定一下就通了?!?br />  
      顧青山接過酒瓶正準備喝,突然感受到了某種痛楚,臉色立刻就變了。
  
      琳正看著他,見他面上變了顏色,一顆心頓時提起來。
  
      “怎么了?”她沉聲道。
  
      “已經過了一個月,今天又是跳舞的日子?!鳖櫱嗌降?。
  
      琳呆了呆。
  
      她想起了當初的那段經歷。
  
      那個恐怖的舞蹈——
  
      實在是——
  
      琳扭頭就走。
  
      “我去船艙里了,等你跳完了說一聲?!?br />  
      她的聲音遠遠飄過來。
  
      “好,我也去船尾跳,在甲板上太有礙觀瞻了!”
  
      顧青山應聲道,人已經朝船尾跑去。
  
      他身上的魔龍之力開始沸騰,針扎般的刺痛感開始在體內逐漸蔓延。
  
      沒辦法,盡管他想辦法干掉了魔龍,但實際上,魔龍的實力遠非他所能抗衡,必須慢慢化解。
  
      ——顧青山毫不猶豫的擺開架勢。
  
      為了轉化魔龍之力,為了提高身體素質,眾生祭命之舞第一層,現在開始!
  
      跺跺腳!
  
      做準備!
  
      晃晃脖子扭扭腰!
  
      一二三四,
  
      二二三四,
  
      ……
  
      這段舞顧青山早已跳得爐火存青,每個動作想都不用想就能完美的做出來。
  
      他一絲不茍的認真跳著,不一會兒就大汗淋漓。
  
      隨著他的舞蹈,戰神界面上不時的蹦出來一兩行提示符:
  
      “你對冰霜的抵抗能力加強了?!?br />  
      “又一絲魔龍之力被舞蹈轉化,你的體魄變得更加健壯?!?br />  
      “你的反應能力獲得了零星提升?!?br />  
      “你的腎功能更強了?!?br />  
      ……
  
      顧青山不知疲倦的跳著舞。
  
      同一時刻。
  
      另一邊。
  
      琳走進了船艙。
  
      上一次,自己瞬間被殺掉切碎。
  
      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琳搖搖頭,不再去想當時被切成塊的那種痛楚。
  
      對于那段舞,她已經有一些陰影了。
  
      但奇怪的是,自己竟然原諒了這個跳舞的家伙。
  
      不對。
  
      琳突然警覺的望向四周。
  
      ——真是奇怪,蘿拉去哪兒了?
  
      琳在船艙之中找了個來回,卻始終未看到蘿拉。
  
      她停了一下,猛然記起來蘿拉在閑聊時跟自己講過的一段話。
  
      “這艘船的船艙呢,前面直通甲板,后面可以通到船尾——船尾是我放零食的地方,姐姐有空也可以來拿一些哦,我收集的零食都很好吃的!”
  
      這是蘿拉的原話。
  
      不好!
  
      顧青山正在船尾跳舞!
  
      琳一顆心沉入谷底。
  
      自己當時戴著深淵之戒,具備永恒之力,才能夠在被切碎之后再次復活。
  
      蘿拉的話——
  
      琳來不及多想,連忙朝船艙深處跑去。
  
      果然,在船艙的最后面有一扇虛掩的門。
  
      琳一咬牙,推開門沖了出去。
  
      一瞬間,她就看見顧青山正在跳那個恐怖的舞。
  
      而蘿拉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斷的拍手鼓掌:
  
      “哈哈,哥哥,你跳的真好!”
  
      “剛才那個動作再來一次!”
  
      顧青山按著節拍,果然再來了一次。
  
      蘿拉立刻發出驚呼聲:
  
      “哇,高難度!哥哥真棒!”
  
      隨著她的喝彩聲,虛空中有一道柔和的光落在她身上。
  
      “咦?這是什么?”
  
      蘿拉好奇的說著。
  
      她隨意的朝船外的虛空甩了甩手。
  
      只見一道火星從她手中冒出來,飛入虛空之中,正好擊中一座緩慢漂浮的飛船殘骸。
  
      霎時間,那座飛船殘骸化為了烏有,從虛空亂流之中灰飛煙滅。
  
      “哇,好厲害的術,這是送給我的嗎?非常感謝!”
  
      蘿拉朝著虛空致意道。
  
      琳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人跟人之間的差別實在太大,大的有點傷人心。
  
      琳一言不發,轉身走回船艙,狠狠的關上了門。
  
      又過了一會兒。
  
      顧青山終于跳完了這段舞蹈。
  
      正當他準備休息一會兒時候,眉心之中突然迸出一點光明,化作了那個光頭老者。
  
      ——極古時代人族第一強者!
  
      他終于再次出現了!
  
      “久違了,小家伙?!惫忸^老者說道。
  
      顧青山望向對方,打招呼道:“您怎么突然就出現了?!?br />  
      “還不是因為你的事,你的第一段舞已經跳的很不錯了,魔龍之力的表層力量也已經吸收的差不多?!?br />  
      “然后呢?”
  
      “現在我要告訴你,你必須開始第二段舞蹈的學習?!?br />  
      “好,現在就開始嗎?”顧青山問道。
  
      光頭老者的面色十分嚴肅:“并不是現在,這段時間你必須多吃點東西,多準備一些體能,然后等到某個契機出現,才可以學習第二段舞蹈?!?br />  
      顧青山忍不住道:“還需要契機?難道第二段舞蹈很難?”
  
      “正確,因為它是多人舞蹈?!?br />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