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九百四十四章 經營與等待

第九百四十四章 經營與等待

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許多龐大的WwW..lā
  
  比如千年帝國、巫師協會、騎士聯盟、獵人公會等等,都具備悠久的傳承和強大的實力。
  
  草原與圣城之間的事,從一開始就引起了每一個勢力的關注。
  
  神靈讓獸皇復活,確實是一件堪稱神跡的事情。
  
  但獸皇和大酋長轉眼就背叛了人族的神靈。
  
  所有人都等著看神靈接下來會怎么做。
  
  因為有可靠的情報顯示,神靈降生為人族男性,如今才不過四歲,力量十分有限。
  
  結果。
  
  接下來就發生了讓所有人為之戰栗的“神罰”。
  
  草原的邊緣處。
  
  神圣教會的兩名紅衣主教正帶領著大批的神職人員,詳細的記載著本次神罰的具體情況。
  
  他們低著頭,神情謙卑而沉靜,動作干練,碰上教會之外的人還主動讓路,嘴上說著愿神保佑你。
  
  雖然教會人員的態度都變了,變得更加務實,但比起以前他們那盲目自大的態度,反倒是現在的態度更讓人深思。
  
  各個勢力就站在草原外,默默的看著這些神職人員記錄神罰。
  
  一名滿頭白發的巫師拄著法杖,長嘆了一口氣。
  
  “閣下,您為何嘆息?”
  
  在他身邊,一名身穿盔甲,扛著大劍的騎士問道。
  
  “忍不住?!卑装l巫師道。
  
  騎士調侃道“您可得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畢竟您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所有人解讀為整個巫師協會的態度?!?br />  
  白發巫師苦笑道“我可沒有你那么大的頭盔,能夠完美遮蔽面容?!?br />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兩位在說什么?”
  
  只見一名身穿皮甲,背著長弓的矯捷身影忽然出現在兩人身邊。
  
  獵人公會的會長也到了。
  
  白發巫師回答道“我們在說,站在神罰面前的時候,改如何控制自己的表情?!?br />  
  “啊,原來如此,這確實很困難?!鲍C人公會的會長贊同道。
  
  三人望著草原的方向,一起陷入沉默。
  
  堅實的大地只延伸至他們腳下,前方是一片看不到盡頭的蒼茫與虛無。
  
  眾人站在平地上,卻像是站在萬丈懸崖之上。
  
  在他們前方,原本一望無際的草原被神罰之威轟得渣都不剩。
  
  整個草原變成了一個天坑。
  
  這個天坑如此遼闊,以至于任何職業者站在天坑前,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一股蒼茫與渺小的感覺。
  
  這個天坑深得一眼看不到底,如果真想抵達底端,必須花費一整天的時間。
  
  三人正沉默著,一名騎馬的中年人緩緩來到他們面前。
  
  他也不下馬,只是朝著三人微微致意。
  
  三人一起點頭回禮。
  
  “你們怎么看?”中年人問道。
  
  騎士和獵人一起望向白發巫師。
  
  巫師最不相信神靈創世的說法,巫師喜歡探索萬物的法則,想要洞悉一切真理。
  
  白發巫師望著天坑,臉上滿是疲憊之色“在神靈的力量面前,魔法太過弱小,我需要再想想?!?br />  
  中年人望向騎士和獵人。
  
  “假如人族能夠從此走向繁榮,一切邪惡為之退散,我倒是愿意信奉神靈?!彬T士道。
  
  獵人道“我們經常在生死邊緣游走,假如死亡之后有一個安心的去處,那也不錯?!?br />  
  中年人點點頭,表示理解?!澳隳??”獵人在他背后喊道。
  
  中年人朝三人致意道“后天我會請求教皇在我的帝國首都設立第一座教堂,各位如果愿意來觀禮的,就來帝都找我?!?br />  
  他操控著馬匹,從三人面前離去。
  
  馬的速度越來越快,漸漸去的遠了。
  
  獵人和騎士對望一眼,身形一動,跟了上去。
  
  只剩下白發巫師站在原地,望著那個看不到邊際的深坑靜靜發呆。
  
  另一邊。
  
  神圣教會的圣城。
  
  一處花園中。
  
  四歲的顧青山正陪著母親說話。
  
  “因為擔心您住不慣,所以我把家里的仆人都帶來了,這里的許多布局都跟家里相似,只不過略略大了些?!?br />  
  “好的?!?br />  
  “假如你想念老家的親戚朋友,我隨時可以讓他們來看您,如果您想回去看看,隨時都可以動身,只用跟那些神侍說一聲就行?!?br />  
  “恩,孩子,你想的很周到,只是我有一個問題,一直忍不住想問……”
  
  “您問吧?!?br />  
  “艾倫,你真的是神嗎?”母親怯聲問道。
  
  顧青山握著母親的手,笑道“從能力上說,我可能遠超眾生想象,稱得上是真正的神,但若不論能力的話,我本身依然是個普通人?!?br />  
  “是嗎?也就是說,你一直都是我的孩子?”
  
  “是的,請您放心,父親的尸骸已經找到了,近日就會被運回圣城?!?br />  
  “你的意思是……”
  
  “我會復活他?!?br />  
  ……
  
  顧青山在圣城潛心修行,閉關不出。
  
  一晃,時間過去了十年。
  
  除了巫師協會,世界上絕大多數勢力都歸附了神圣教會。
  
  一開始有人擔心教會一家獨大之后,會鏟除各個勢力,操縱國家,搜刮財富。
  
  但這些統統都沒有發生。
  
  教會除了傳教之外,并不干涉任何勢力的自身運行。
  
  甚至就連巫師協會也從未受到教會的打壓。
  
  關于這件事,神靈只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被整個世界奉為指引之音
  
  “地上的一切都不值得,因為眾生都會死很久,死后才是永恒,所以你們要信奉神,行善事,積功德,這是你們短暫人生中唯一能決定你們死后歸屬的事?!?br />  
  世界上的戰爭與罪惡越來越少。
  
  是啊,活著的歲月如此短暫,為什么要為了虛幻的東西犯下惡行?
  
  盛世來臨。
  
  接下來,在神靈的支持下,教會主要干了一件事。
  
  ——建立遍布整個世界的情報收集機構。
  
  經歷了十年的發展,再加上人們對神靈和教會的信奉,這個情報收集機構已經可以掌握整個世界的任何異常事端。
  
  對于俗世的勢力經營,顧青山只做到這種程度,就沒有再繼續下去。
  
  剩下的時光之中,他一邊修行,一邊默默關注著世界的發展。
  
  之前世界意志給了他一百年。
  
  這說明世界的崩潰與毀滅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顧青山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默默等待著毀滅的開端。
  
  如此這般,又過去了十一年。
  
  終于,那一天來到了。
  
  事情剛發生的時候,就引起了南方世界的騷動不安。
  
  遍布整個世界的情報機構一直按照神靈的要求嚴格運轉,很快便將這件事上報至圣城。
  
  當時顧青山剛從密室里出來。
  
  他渾身大汗淋漓,接過山女遞來的毛巾擦著汗。
  
  “一切都還順利?”山女關心的問道。
  
  “恩,第一層舞蹈越跳越順,我估計再過不久,就能學習第二層眾生祭命之舞了?!鳖櫱嗌降?。
  
  山女打趣道“幸好公子建立了這個密室,否則其他人若是看到神靈那樣跳舞,恐怕所有的虔誠都會消失得干干凈凈?!?br />  
  “不提這個,對了,洛冰璃呢?”
  
  “她去逛街了——公子,我跟她都挺喜歡這個世界的?!?br />  
  顧青山笑笑,沒說話。
  
  是啊。
  
  無限金幣。
  
  滔天權勢。
  
  換誰來誰都喜歡。
  
  更何況這是一個神奇的魔法世界,有些東西就連他都覺得大開眼界。
  
  不過山女和洛冰璃跟著自己都辛苦了許久,趁著這次幻境讓她們好好放松一下,其實也是顧青山自己的愿望。
  
  潮音劍則去圣城外的大湖之中玩耍去了。
  
  至于地劍,大約是在鍛造剛完成的時候受過傷,所以從來沒能化形。
  
  它一直跟在顧青山身邊,從不離開。
  
  這時,一名紅衣主教躬身前來,單膝跪地,將一封印著火漆的信件呈給顧青山。
  
  “吾主,這是今天發生在世界南端的一件奇怪事情?!?br />  
  “好?!?br />  
  那封信飛入顧青山手中。
  
  紅衣主教拜了拜,也不敢抬頭看山女,無聲無息的退了出去。
  
  顧青山打開信件,認真讀完。
  
  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公子,怎么了?”山女問道。
  
  “毫無疑問,這件事很奇怪,冥冥之中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br />  
  顧青山說著,把信件遞給山女。
  
  山女一看,上面寫著世界南端一個偏遠山鎮之中發生的事。
  
  小鎮中發生了一場奇怪的獻祭儀式。
  
  所有的鎮民都死了,血肉消失一空,整個小鎮到處都是森森白骨。
  
  據幾名剛剛離開小鎮的行商說,一道黑光籠罩了小鎮,然后他們聽見無數凄厲絕望的慘叫。
  
  整個過程發生的十分突然,只持續了數息,然后所有人都死了。
  
  只有一個外出放羊的孩子逃過了一劫。
  
  他被發現的時候,還在山上一處草叢中睡覺。
  
  “獻祭?”
  
  山女詫異的道。
  
  自從顧青山作為神靈降臨在這個世界上,早就嚴令禁止用活人獻祭的古老拜神方式。
  
  喜歡用這種方式的獸族也早就滅絕。
  
  在有神靈的世界,做神靈嚴厲禁止的事,這本身就非同尋常。
  
  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會做這件事呢?
  
  顧青山搖搖頭,開始發布命令。
  
  他對著虛空道“南方帝國要立刻開始搜尋和這件事有關的任何蛛絲馬跡?!?br />  
  “圣騎士全員行動,去南方地方,去事情發生的地方?!?br />  
  “機樞大主教負責坐鎮教廷之外,所有紅衣主教隨教皇一同前往查看狀況?!?br />  
  立刻,整個圣城開始動了起來!
  
  山女忍不住道“公子,你好像很重視這件事?!?br />  
  顧青山點頭承認,說道“幸好這個世界早就被我緊緊掌握在手里,沒有任何異常能逃過我的布置,各個勢力也為我所用,所以我可以迅速的應對這件事?!?br />  
  他整個人看上去已經認真起來。
  
  “公子的意思是……”
  
  顧青山的聲音漸漸放沉“是的,我有預感,這個世界的毀滅就要開始了?!?br />  
  。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