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九百三十六章 神跡

第九百三十六章 神跡


      主教低頭看著手中的謊言寶球。
  
      謊言寶球運行穩定,并未出現任何問題。
  
      ……這件事實在是太大了。
  
      “封鎖所有出口?!?br />  
      主教只猶豫了一秒,便命令道。
  
      教會騎士們立刻從隱蔽處沖出來,把各個出口堵得嚴嚴實實。
  
      氣氛陡然變了。
  
      一股肅殺之意在教堂中蔓延。
  
      那些應邀前來修道院做見證的大人物們,見了這一幕難免生出些許不安。
  
      “主教大人,您這是?”
  
      一名侯爵臉上勉強帶著笑意,詢問道。
  
      主教溫和的道:“請您稍稍忍耐一下,因為這件事一定不能泄露,我必須立刻稟報教會總部?!?br />  
      說完,他又朝護殿騎士們說道:“任何企圖離開這里的人,格殺勿論?!?br />  
      “是!”騎士們應聲道。
  
      主教帶著兩名親隨,匆匆離開了現場。
  
      顧青山望向母親。
  
      母親被教會騎士們擋在人群中,站的遠遠的,臉上寫滿了驚慌與擔憂。
  
      母子倆視線對上。
  
      “放心?!鳖櫱嗌桨参康?。
  
      他揮手放出一道白光,落在母親身上。
  
      一股暖意充斥母親全身,祛除了她心中的憂慮,進入安寧的狀態,這些天來因為憂慮和悲傷而憔悴的面容也有了些精神。
  
      “快看!”
  
      “圣安術!”
  
      “天哪,那是真的圣安術!”
  
      人群騷動起來。
  
      圣安術是高級神職人員才會施展的神圣術法。
  
      一名四歲的孩子,竟然能當眾施展這個術,簡直是不可思議。
  
      人群中,有一名老者走出來,跪在顧青山面前,開始念誦祈禱經文。
  
      他用行動表達了態度。
  
      面對自己的第一個信徒,顧青山則顯得從容而鎮定。
  
      “你為何跪在我的面前?”他問道。
  
      “神上,我如今身患重病,自感時日無多,只求在死后能進入您的國度?!崩险咭灶^觸地,顫抖著說道。
  
      顧青山點點頭,一時沒說話。
  
      一次簡單的術法,就讓他得到了第一個信徒。
  
      其實剛才他施展的,只不過是修士們常用的靈光治愈術。
  
      這個術法能吸引天地間純粹的靈氣匯聚成一片靈光,滋養修士們的身體。
  
      之所以會被人們認定為圣安術,是因為顧青山在跟世界意志簽訂契約之后,戰神任務給予了一個恒定術法“轉化”。
  
      顧青山施展的修行側術法,會自動轉化成符合當前世界法則和認知的術法。
  
      靈光治愈術被轉化為同等級的圣安術。
  
      這時,整個修道院中傳來七八道微不可察的空間波動。
  
      顧青山神情一動。
  
      連續出現這么多次的傳送,看來這一次教會的大人物們估計全都來了。
  
      不一會兒,一群神職人員走入教堂之中。
  
      人群見了他們,頓時全都跪了下去。
  
      整個教堂中一片祈禱聲響起。
  
      不怪他們如此反應,實在是來的人太過讓人震驚。
  
      這些人行走于世間,其實已經代表了教會的最高力量,也代表了神靈在世間的存在。
  
      十二名神圣騎士。
  
      五位紅衣大主教。
  
      教會機樞主教。
  
      以及那位身穿白色神職長袍的人
  
      神圣教會的教皇陛下!
  
      他也親自來了!
  
      “圣父陛下,是那個孩子?!敝半x去的郡教會主教說道。
  
      教會的大人物們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
  
      只見一名年邁老者跪伏在地,虔誠的朝著一名四歲左右的孩童做著祈禱。
  
      而那名孩童神色平靜而安寧,垂著雙目,似乎正在聆聽著老人的祈禱。
  
      這一幕多少有些讓人動容。
  
      一名負責監視全場的教士趕緊走上來,向約克郡主教稟報他走之后,現場所發生的事。
  
      “他施展了圣安術?”
  
      “是的,確實如此,所有人都看到了?!?br />  
      約克郡主教轉頭望向那些大人物們,露出詢問之色。
  
      教皇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朝身后做了個手勢。
  
      教會機樞主教便取出一個金色的圓球,放在教皇手中。
  
      這是教會之中等級最高的謊言寶球,從來沒出過任何問題。
  
      “真言祝福?!苯袒拭畹?。
  
      “是?!?br />  
      五位紅衣大主教走上前來,一齊對著金色寶球施展了真言祝福。
  
      教皇想了想,繼續命令道:“不夠,還需要謊言懲戒之誓?!?br />  
      五位紅衣大主教聞言便退向一邊。
  
      十二名神圣騎士走上前來,抽出自己的騎士長劍,以劍尖指著金色寶球,開始為其加持謊言懲戒誓言。
  
      他們紛紛完成了自己的懲戒誓言,收回長劍,退了下去。
  
      教皇看著手中的金色圓球,張口念誦了一篇長長的咒文。
  
      隨著他的念誦,他臉上的皮膚似乎多了些許褶皺,整個人更蒼老了一分。
  
      機樞主教慌忙勸道:“圣父陛下,您不必動用自己的力量……”
  
      教皇不理他,把整個咒文念誦完畢。
  
      金色圓球上,漸漸散發出一縷縷充滿神圣意味的乳白色光輝。
  
      教皇這才滿意嘆息著說道:
  
      “主教們,眼前是絕不容許我們做出任何錯誤判斷的局面,我又如何能不盡一份力?!?br />  
      十二神圣騎士,五位紅衣主教,再加上教皇的力量。
  
      這個世界之中,還沒有人能夠抵擋他們所有人共同施展的測謊術法。
  
      這樣才可以保證結果的真實性。
  
      “可是您的身體”一名神圣騎士悲傷的道。
  
      “不要再說了,假如一切是真的,神靈的化身可就在你我眼前?!苯袒实?。
  
      眾人默然。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教皇托著金色寶球,來到顧青山面前。
  
      “孩子,你是神靈的化身嗎?”
  
      教皇毫不拖泥帶水的問。
  
      “準確的說,我不是化身,我就是億萬世界之中的正神?!鳖櫱嗌芥偠ǖ牡?。
  
      所有人望向教皇手中的金色寶球。
  
      金色寶球上依舊散發著蒙蒙白光,柔和而靜謐。
  
      一切正常。
  
      教皇倒吸了一口冷氣。
  
      在他背后不遠處,那些主教和騎士們呼呼啦啦跪了一地。
  
      再也沒有人惋惜教皇以壽命換來的術法了。
  
      “你您為何在降臨俗世四年之后,才突然表露身份?”教皇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好,讓顧青山也為之暗暗贊嘆了一聲。
  
      “因為我需要一些時間來恢復力量?!鳖櫱嗌降?。
  
      人群有些騷動。
  
      教皇神色不變,也不再問下去。
  
      他徐徐跪在顧青山面前,閉上雙眼道:“我請求蒙受神靈的圣恩?!?br />  
      顧青山心中一笑。
  
      這個老狐貍,還真是有意思。
  
      按照這個世界的教義,圣恩分為幾等。
  
      一般的神職人員,可以賜予世俗的凡人們以基本的心靈洗禮之術。
  
      高等級的主教可以掌握并賜予圣安術。
  
      教皇可以掌握并賜予神圣庇護之術這是一個能持續三個月的術法,會庇護受術者不受任何詛咒邪法的侵害。
  
      至于神靈,沒人知道神靈可以賜予什么圣恩。
  
      但按照常理來推斷,神靈的圣恩總不會比教皇的弱。
  
      否則得話,又如何能稱得上神靈?
  
      所以。
  
      盡管金色圓球沒有動靜,也證明了顧青山說的是真話,教皇依然在這個時刻選擇了警惕。
  
      不過這一切對于顧青山來說,卻連考驗都算不上。
  
      畢竟在遠古時代,連整個神族都沒有看穿過他。
  
      顧青山望著教皇,輕聲道:“也罷,你是我在世間的代理者,是守望俗世教眾的牧羊人,我將賜予你圣恩?!?br />  
      不待教皇作出任何反應,他又望向一直跪在旁邊的那名老者。
  
      “還有你,你是我展露身份之后,第一個在我面前做祈禱的信徒,我決定讓你和我的代理者一同蒙受此次圣恩?!?br />  
      老者睜大眼睛,看了看教皇,有些畏懼的朝后面縮了縮。
  
      教皇溫和的道:“來吧,這是神靈的意志,不容抗拒?!?br />  
      他說話間,老者已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移動到了和他平齊的位置。
  
      現在,教皇和老者一同跪在四歲的孩童面前。
  
      但沒有人覺得這樣一幕有多可笑。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見證接下來的一幕。
  
      還從來沒有人親眼見識過神靈施展圣恩,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顧青山心意一動。
  
      一道凌厲劍芒憑空出現,劃過教皇和老者的身軀。
  
      天劍!
  
      亂流發動!
  
      在眾人的眼中,卻看到無窮的神圣光輝從顧青山身上暴漲沸涌,在充滿神圣樂章的贊歌聲中,神圣光輝全部落在教皇和那名老者身上。
  
      神跡產生了。
  
      垂垂老矣的教皇和那名老者頭上的白發漸漸變得烏黑。
  
      他們臉上那歷經歲月滄桑的皺紋消失,皮膚漸漸變得紅潤而光滑。
  
      他們的腰板漸漸挺直,身形略略增高了一點。
  
      他們回到了二十多歲時候的樣子!
  
      返老還童!
  
      世界上還從來沒有人能抗拒生死的規律。
  
      那些強大的職業者也許可以延長壽命,但從來沒有人能逆流而回,再次恢復青春!
  
      “我這是我”
  
      一道年輕而有力的聲音響起。
  
      這是教皇的聲音。
  
      他感應到了自己的變化。
  
      所有的舊傷和病痛都已消失,那有如風中殘燭般的生命力再次充沛、壯大,猶如自己盛年之時。
  
      不,自己現在就是盛年之時!
  
      以教皇的定力,在這種無法想象的神跡面前,一時也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顧青山看著他,淡淡的道:“你還不到去神國的時候,我需要你留在這個世界,為教會繼續貢獻力量?!?br />  
      教皇猛的醒過神來。
  
      他跪伏于顧青山的腳下,沉聲道:“神上,我是您最忠實的仆人,您的意志就是我的目標所向,我將鞠躬盡瘁的為您效勞?!?br />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