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參戰

第八百四十一章 參戰

沙發很舒服,顧青山陷在里面就不愿意再WwΔW.『kge『ge.La
  
  普通人的體能果然還是不行,太容易疲憊。
  
  熱氣騰騰的飯菜被兩位女孩端上來。
  
  金發男子給他倒了一杯酒。
  
  幾人看他的眼神早就不同。
  
  ——不僅馬桶很快被修好,顧青山順便還修好了一些照明設備,修好了洗衣機。
  
  黑人兄弟說卡車發動機也有些問題,然后顧青山又去解決了卡車的發動機過熱問題。
  
  無論是誰能把這么多東西修好,那都證明他真的很懂機械。
  
  至此,顧青山的身份終于不再有任何疑問。
  
  “吃吧,科學家,我看你很疲憊了,吃完了休息一下,晚上好好睡覺,外面的事交給我們?!崩侠钫f道。
  
  “會有襲擊嗎?”顧青山模糊的問道。
  
  “很可能,那幫東西一直在進化,前幾天我在公路上看見一個家伙試圖在白天行走,結果硬抗了七八秒才被太陽曬死?!泵麨闇椎慕鸢l男子說道。
  
  “他們每天都在進化,誰知道今天晚上又是什么狀況?!崩侠顕@息道。
  
  “沒事,我們的火力可是很猛的?!迸咏o大家打氣。
  
  “好了,我們該上去做準備了——科學家,你唯一要注意的是,我們守夜會很累,明天白天我們大概會睡到中午,所以明天早上請不要吵醒我們?!焙谌说?。
  
  “明白了?!?br />  
  顧青山應了一聲,不再問下去。
  
  看這些人篤定的樣子,應該沒問題。
  
  自己現在是普通人的身體,真的需要一些能量補充,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他拿起勺子,開始吃自己的那一份食物。
  
  熱過的牛肉罐頭,速食咖喱雞米飯。
  
  還有一杯酒。
  
  這已經很不錯了。
  
  “能多給我一點酒嗎?”顧青山問道。
  
  “當然,正好你晚上需要好好睡一覺,喝點酒能讓你睡的更好?!崩侠顚⒁黄烤品旁谧雷由?。
  
  顧青山突然回過神來。
  
  自己現在是普通人。
  
  現在要是喝酒的話,可沒有靈力去散酒,一定會喝醉。
  
  這可不行。
  
  他慢慢將手中的杯子放回桌子上,開始吃飯。
  
  “你不是要喝酒嗎?”老李不解道。
  
  “我腸胃有些不舒服,所以酒還是算了?!鳖櫱嗌降?。
  
  他吃飯的時候,四個人就開始收拾自己的隨身裝備。
  
  防護服、手電、長槍、手槍、對講機、紅外望遠鏡、彈藥等被他們一一準備妥當。
  
  “這棟別墅很大,你可以自己找個房間休息——我們每個人的房間上都貼有名字,你不挑那幾個有名字的房間就可以?!迸訃诟赖?。
  
  “好,明白了?!鳖櫱嗌降?。
  
  這時候幾人收拾完東西,朝著別墅的頂樓走去。
  
  “如果聽到怪物的慘叫,不要管?!崩侠钭詈蟠舐暤?。
  
  顧青山心中一動,大聲問道:“危險從什么時候開始?”
  
  “十一點左右?!迸踊貞?。
  
  他們走了。
  
  顧青山看了看墻上的鐘。
  
  七點差十分,還早。
  
  在他對面,兩個女孩還在吃飯。
  
  “餐盤放在這里,我們來收拾?!币粋€女孩察覺到他的目光,就說道。
  
  “謝謝?!?br />  
  顧青山起身離去。
  
  他在別墅里轉了起來。
  
  這棟別墅是整個小鎮之中最大的一棟民居,其主人據說在災難爆發的第一時間就乘飛機趕往首都了。
  
  畢竟,那里是整個國家的中樞,存活和應對的方法一定最多。
  
  結果隨著災難的持續,人們發現,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沙漠。
  
  人越少的地方,越安全。
  
  顧青山一邊走,一邊把每個房間記住。
  
  他來回轉了一圈,卻沒有看到什么合心意的房間。
  
  末日啊。
  
  他嘆了口氣,走回餐廳坐下來,開始細細思索。
  
  “還沒找好房間?”一名女孩笑著問道。
  
  “沒有?!鳖櫱嗌降?。
  
  另一個女孩道:“那個……顧青山,你能不能跟我們一起去地下室拿東西?我一個人總是有些怕?!?br />  
  “這有什么好怕的,不過我們去拿什么?”顧青山笑道。
  
  “一些食材——他們夜里會輪流下來吃東西,補充體力?!迸⒌?。
  
  “那走?!鳖櫱嗌降?。
  
  “謝謝你?!?br />  
  兩名女孩露出欣喜之色。
  
  三人來到別墅會客廳,兩名女孩掀開厚厚的地毯,拿著鑰匙打開了地上的門,朝下面走去。
  
  “藏在會客廳的地板下面,真是別出心裁?!鳖櫱嗌劫澋?。
  
  “是的,這里原本的主人是個大人物,擁有許多畜牧場和莊稼,還有一座礦山?!迸⒄f道。
  
  “你們怎么發現這里的?”
  
  “金發男子是那個大人物的兒子?!?br />  
  “他沒跟自己父親一起去首都?”
  
  “他覺得首都情況不明,與其把性命交給未知,不如先掌握已有的一切進行防御,等看清形勢了再決定如何行動?!?br />  
  “是個聰明人?!鳖櫱嗌劫澋?。
  
  他們一路走進地下室。
  
  這里修建的很堅固,通風良好,許多武器彈藥和食品、淡水、藥品都儲藏在這里。
  
  地下室還有一個小小的工作臺,一張簡陋小床,看來是以前的傭人登記物資和看守這里之時用的。
  
  不過由于建造的比較深,難免還是顯得有些陰森。
  
  兩名女孩拿了一些食材,就要退出去。
  
  顧青山卻顯得有些遲疑。
  
  “走吧,還在這里干什么?!币幻⒋叽俚?。
  
  顧青山忽然道:“那個——這里有沒有什么藥品是可以提振精神的?”
  
  “你說的是興奮劑吧,倒是有一些?!币粋€女孩說道。
  
  她熟練的取了一盒藥和一次性注射器,遞給顧青山。
  
  顧青山拿著藥,只見一行紅色小字出現在眼前。
  
  “軍用型機體興奮劑,50mg裝?!?br />  
  “使用方法:靜脈注射?!?br />  
  “副作用:頭疼二十四小時?!?br />  
  “說明:三十秒生效,持續十分鐘?!?br />  
  “這東西有其他人用嗎?”
  
  顧青山問道。
  
  “當然,他們都隨身帶著?!迸⒌?。
  
  顧青山點點頭:“你們先上去吧,別鎖地下室的門就行,我在這里休息?!?br />  
  兩名女孩瞪大了眼睛,旋即吃吃笑了起來。
  
  “你是要在這里睡覺?”
  
  一名女孩問道。
  
  另一名女孩勸道:“其實你不必害怕,這里可是沙漠,沒什么怪物,以他們四人的實力完全可以應付?!?br />  
  不對。
  
  早在第一次觀察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在不斷的發牢騷。
  
  這是當人充滿壓力、緊張和焦躁之時的表現。
  
  吃飯的時候,幾人雖然不再發牢騷,但卻顯得心事重重。
  
  他們對今天晚上并不是那么有信心。
  
  顧青山朝著女孩苦笑道:“我膽子比較小,睡覺聽不得聲音,還是在這里最安全?!?br />  
  兩名女孩見他堅持,也就不再勸他。
  
  她們走出地下室,將門合上,又鋪上地毯,然后便去了廚房。
  
  顧青山走到地下室的門前,細細檢查了下開關,這才走回來,在小床上躺下。
  
  所有的疲憊涌上來,顧青山幾乎要抬不起自己的眼皮。
  
  他忽然想起一事,勉強從床上起來,去碼放武器的幾個大箱子里慢慢翻找。
  
  大威力的沖鋒槍,各式各樣的手槍,手榴彈,防彈衣、戰斗服、軍靴,箱子里應有盡有。
  
  ——防彈衣是個好東西。
  
  再加上修行者的服飾在這里起不到任何作用,顧青山索性脫了下來,換上一身戰斗服,再把防彈衣套在里面。。
  
  “給我一把冷兵器……”
  
  他喃喃祈禱著,繼續尋找下去。
  
  直到墻角里最后一個箱子打開——
  
  一排排冷兵器擺得整整齊齊。
  
  當顧青山伸手觸碰這些冷兵器,便有相應的血色小字出現在虛空之中。
  
  “匕首:捕鯨生存刀?!?br />  
  “彎刀:廓爾喀刀?!?br />  
  “長兵器:三角血刺?!?br />  
  “軍用弓?!?br />  
  “箭矢?!?br />  
  顧青山挑了幾件冷兵器隨身裝好,手握軍弓,心中終于有了一些安全感。
  
  這時,卻見虛空中又冒出來一行血色小字:
  
  “請注意,你所有的技能都無法在這里釋放,你無法利用靈力?!?br />  
  “多謝提醒,”顧青山說道,“冷兵器最基本的戰斗方法我還是很熟悉的,沒有招式也無所謂?!?br />  
  他回到小床上躺下。
  
  ——連續跋涉了半日時間,又修了一堆東西,一直堅持到晚上,顧青山實在撐不住了。
  
  這種感覺早已遺忘多年,只在十分艱苦的戰斗中才會偶爾出現。
  
  這是平凡人才會有的感覺,真實而無奈。
  
  顧青山很清楚,自己的身體需要深度休息來恢復。
  
  在這個沉睡的過程中,他將失去抵抗的能力,外界的危險很容易傷害到他。
  
  所以不管別人怎么看自己,他也要趕緊找個足夠隱蔽的地方。
  
  他沉沉睡去。
  
  ……
  
  夜更深。
  
  突然,外面傳來連續的轟鳴聲。
  
  顧青山猛的睜開眼。
  
  他躺在床上,靜靜的聽了一會兒。
  
  有機槍的聲音,有手榴彈爆炸的聲音,還夾雜著一些嘶吼聲。
  
  戰斗開始了!
  
  顧青山下了床,穿上一雙軍靴,大步走出了地下室。
  
  他很快來到閣樓上。
  
  只見四人各守著一個方向,正在朝外傾瀉著彈藥。
  
  “科學家!你怎么來了,這里太危險,快進去!”老李驚訝的叫道。
  
  “我來戰斗?!鳖櫱嗌降?。
  
  金發男子丟出一顆手榴彈,趁著爆炸未響起之時,大聲道:“你沒有經過任何鍛煉,一會兒萬一有什么狀況,我們可護不住你?!?br />  
  “沒事?!?br />  
  顧青山說著,就在四人中間坐下。
  
  看著他一臉鎮定的樣子,四人也不好再勸。
  
  ——明明可以在房間里休息,他卻要出來戰斗。
  
  怎么會有這樣的人?
  
  “這伙計腦子有病吧?!迸有÷暤?。
  
  顧青山把軍弓放在左手,又把興奮劑拿出來,用靜脈注射器吸滿,放在右手邊。
  
  “我不是有病,之前你們救了我,所以現在換我來護著你們?!?br />  
  他平靜的說著。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