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七夕快樂
顧青山陪著老大一起修煉了會兒。
  
  兩人分別用死亡與光輝之力,交手打了半個時辰。
  
  “我發現自己對死亡之力的掌控更深了?!?br />  
  顧青山吐了口血沫,說道。
  
  ——他特別愛惜那套死亡烈焰戰甲,切磋都沒舍得穿,以至于不小心挨了一下。
  
  老大擦著額頭的汗,露出回憶神情道:“這種鍛煉還真是讓人懷念?!?br />  
  顧青山見他走神,暗暗傳音道:“行了,差不多可以做出突破的樣子了?!?br />  
  老大回過神,忐忑道:“這樣會不會太突然?”
  
  “不會的,剛才打那么久,有鋪墊了?!鳖櫱嗌嚼^續傳音道。
  
  老大還在遲疑。
  
  好一會兒,他搖搖頭,傳音道:“不行,我總覺得這么快就突破,會顯得有些刻意?!?br />  
  “那再打一場?”顧青山無奈的問。
  
  “這樣,你用一些比較兇險的招式打我,我在生死關頭突破——這樣會不會顯得很自然?”老大問。
  
  “唔,這樣的話,倒是不錯,但有些風險?!鳖櫱嗌皆u價道。
  
  “沒事,我們控制好?!崩洗蟮?。
  
  “那就開始吧?!鳖櫱嗌街斏鞯牡?。
  
  他暗暗屏住呼吸,把狀態調整到最佳。
  
  ——想要讓對方在生死間突破,那么自己出招一定要不早也不晚。
  
  早了會讓老大受重傷,遲了則會顯得很假。
  
  這相當考驗人。
  
  一層層黑火從虛空出現,落在顧青山背后,形成一片朦朧的暗影。
  
  ——顧青山徹底認真起來了!
  
  “我要來了?!?br />  
  “來吧!”
  
  兩人準備交手。
  
  正在這時,蕾妮朵爾從外面走進來,看了看兩人。
  
  “你們在修煉?”她問道。
  
  老大收了收氣勢,看著她,柔聲說道:“是的,想提升一下實力?!?br />  
  蕾妮朵爾點頭道:“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幕,你是我們的領頭羊,一定不要懈怠,要盡早提升實力?!?br />  
  老大怔了數秒。
  
  突然,他身上涌起一層刺目的白光。
  
  “唔啊啊啊啊??!”
  
  他大吼起來:“我快突破了!”
  
  “啊,這么快?”蕾妮朵爾吃驚的道。
  
  “當然了,我乃是星——空下的第一人,蕾妮朵爾!”老大豎了個拇指,指著自己道。
  
  他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
  
  他真的突破了!
  
  蕾妮朵爾看得目瞪口呆。
  
  “你……天賦真是太出眾了……”她贊嘆道。
  
  “嘿嘿,那是當然?!?br />  
  老大擺出一個極帥的姿勢,開始凝聚光輝法則之力。
  
  誠然,這個姿勢實際上并不利于凝聚法則之力。
  
  但它帥。
  
  蕾妮朵爾露出微笑,說:“不如我來跟你打一場?”
  
  “好啊?!崩洗蟮?。
  
  顧青山面無表情的看看老大,又看看蕾妮朵爾。
  
  ——每當到了繁殖的季節,雄性的鳥兒會展露自己亮麗的羽毛,以吸引雌性鳥兒的靠近。
  
  顧青山默默點點頭,然后轉身就走。
  
  “羅德,你去哪兒?”
  
  老大忙問道。
  
  “——我想靜靜?!鳖櫱嗌筋^也不回的說。
  
  他暗暗傳音道:“我要出去一下,你別讓他們找我?!?br />  
  “啊,好?!崩洗蠡腥坏?。
  
  修煉室外。
  
  顧青山一面放出神念觀察四周情況,一面估算了下時間。
  
  ——現在差不多已是傍晚時分,每個人都在忙著應對一些重要的事兒。
  
  精靈們失去了奴隸,正在召開議會。
  
  巨人們嘗試在島上種植果樹。
  
  赤鵠在潛心研究星辰法。
  
  小夕在水岸邊布置警戒與防御陣線。
  
  狗男女在修煉室修煉。
  
  顧青山明顯感覺到,在這個平和的晚上,那監視的感覺也消減了些。
  
  既然如此……
  
  他轉了個方向,朝著庇護女神的密室走去。
  
  ——有些事,得立刻開始做了。
  
  數分鐘后。
  
  顧青山關上密室的大門,又設置了一系列封閉與警戒類的法陣,這才從懷中取出一物。
  
  彩色公雞雕像。
  
  這密室里還算安全,正是詢問情報的好地方。
  
  他伸手扯了扯雞冠。
  
  彩色公雞頓時活了過來。
  
  “喲,是你小子啊,有什么事兒嗎?”
  
  彩色公雞打了個哈欠,睡眼惺忪的問道。
  
  “萬神時代之前的那個時代,究竟是怎么走向末路的?”顧青山問道。
  
  彩色公雞頓時清醒了。
  
  它瞪著顧青山道:“本雞剛醒來,你就問這么深的問題?”
  
  顧青山聳聳肩,無奈道:“時間緊迫,我必須快一點查出真相?!?br />  
  “好吧,我也不為難你——老規矩,來?!?br />  
  彩色公雞伸出翅膀,比了個心。
  
  顧青山將手放在雞翅上,度過去一批魂力。
  
  “啊,好舒爽!”
  
  公雞發出**的叫聲。
  
  它接受完魂力,整只雞都精神了。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請教了,那么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辈噬u神采奕奕的道。
  
  “請講?!鳖櫱嗌降?。
  
  “聽著,小子,這件事我也不知道?!辈噬u正色道。
  
  顧青山:“……”
  
  老大不靠譜,你這只雞也這樣?
  
  顧青山從背后摸出一口鍋,又抽出一柄菜刀,自言自語道:“有一段時間沒吃雞了……”
  
  彩色公雞嚇得連忙朝后跳,口中叫道:“冷靜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另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
  
  顧青山握著菜刀,溫和的問。
  
  公雞道:“越是強大的術法,就越需要強大的力量來支持,才可以一直存在于世間,相反,那些利用最質樸的事物規則所建立的存在,卻可以歷經無數年,一直流傳下去,并且所需的術法力量也非常小?!?br />  
  顧青山想了一下,是這個道理。
  
  “你想表達什么?”顧青山問道。
  
  “萬神殿里有些地方,從來都沒有人去過,所以那些地方的壁畫或雕像也是完好的,我建議你多看看這些高雅的東西?!惫u道。
  
  “你是說——”顧青山遲疑道。
  
  “盡管神靈們有所夸大,但一切的一切,都記載于壁畫和雕塑上?!?br />  
  “那些亙古之前的驚人秘密,等著你自己去見證?!?br />  
  彩色公雞說完,沖著顧青山點點頭,重新化作雕像不動了。
  
  顧青山在原地默了一會兒,把鍋和菜刀收了起來。
  
  ——壁畫么?
  
  他的目光投向墻上。
  
  庇護女神浴血奮戰,正在與一個不知名的存在戰斗。
  
  也許在水下的神殿之中,自己能看到那個存在的真實面目?
  
  顧青山慢慢站起身。
  
  “公子,需要我變成你留在這里嗎?”山女問。
  
  “不,你跟我一起去?!鳖櫱嗌缴髦氐恼f。
  
  他化作一只橘貓,發動“夜魅鬼影”,從唯尊身上借來了“玉無瑕”。
  
  一切準備就緒。
  
  橘貓伸出爪子,握了個訣。
  
  密室的門開了一條縫。
  
  橘貓身形一閃,就從縫里鉆了出去。
  
  門無聲無息的再次合攏。
  
  一切神不知鬼不覺。
  
  橘貓找了顆樹,三兩下竄上去,細細感受。
  
  ——那種若有若無的監視感消失了。
  
  一根黑色絲線纏繞在它的左前爪上,一直指向某個方向。
  
  橘貓瞇了瞇眼,望向夜色中的河岸。
  
  須臾。
  
  這只貓開始飛奔。
  
  它很快來到水岸邊,沿著命運絲線所指的方向,在偏僻的草叢中,找到了一塊松動的泥土。
  
  橘貓用爪子輕輕刮開泥土,顯露出一個半人寬的口子。
  
  幽深的水從口子涌出來,很快又恢復平靜。
  
  橘貓望向這個早已被水淹沒的地道口子,暗暗思索。
  
  ——也不知道這個口子以前是干什么用的,但總之,它避開了地下暗河中的末日垃圾。
  
  它是一個神殿與其他建筑之間的通道。
  
  橘貓悄然潛入水中,順著口子朝下潛游。
  
  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見。
  
  橘貓揮動四只爪子,不停的刨水,同時用神念觀察著通道深處的情況。
  
  水淹沒了一切。
  
  一直到很深的地方,依然不見任何活物,也沒有任何聲音。
  
  橘貓下潛了約莫半個時辰,還是沒有探到底。
  
  這一刻,它也有些吃驚了。
  
  庇護女神到底在搞什么?竟然在自己的島上建立了一個這么深的地道。
  
  橘貓微微沉思,很快做了決定。
  
  它直接發動移形換影,開始在這滲滿水的地道之中,飛速的移動了起來。
  
  這樣繼續下潛了一刻鐘,前方終于出現了變化。
  
  橘貓發現自己從一面黑色的天花板脫了出來。
  
  除了天花板,周圍是浩渺而迷蒙的水色,什么也看不清。
  
  橘貓扭動身子,望向那黑色的天花板。
  
  整面天花板不知其深遠和寬廣,上面鑿開了密密麻麻的口子,看上去全部一模一樣,簡直沒有絲毫差別。
  
  直到現在,橘貓還沒能理解眼前的情況。
  
  它在自己來的那個口子旁輕輕一劃,做了個小小記號,然后朝下方潛游過去。
  
  然后它就看到了那一幕——
  
  無窮無盡的尸體躺在下方的深水中,形成了一片尸海。
  
  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這尸海的邊際。
  
  每一具尸體都作出虔誠祈禱的模樣,就算死后依然保持著原來的表情。
  
  尸體全部著甲,手持兵器,似乎在準備與什么作戰。
  
  一根巨大的石柱從尸海深處伸出來,連接著天花板上的黑色墻壁。
  
  在這根石柱上,刻畫一名手握長柄鐮刀的存在,他披著黑色斗篷,面目隱藏在兜帽中,指揮著數不盡的骷髏,正與一個莫名的怪物戰斗。
  
  可惜的是,那個怪物只剩下了模糊的石塊身軀,原本雕刻出來的形象早已被破壞。
  
  ——根本看不出那是什么。
  
  橘貓停了片刻,神情海中依然有幾分迷茫。
  
  這里似乎是死神的圣殿。
  
  可是,這里跟它見過的所有神殿都不同。
  
  橘貓朝著那根巨大的石柱游了過去。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