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六百零一章 詭異

第六百零一章 詭異


      混沌的風永無停息的吹拂。
  
      虛空亂流之中,一切都是無序的。
  
      不時有奇怪的東西出現,又很快沒入未知的地方。
  
      顧青山被一股力量牽引著,不斷地朝著某個方向飛行。
  
      雖然是魂體狀態,但顧青山身上卻散發出一股微微的光芒,將他襯的有著幾分莊嚴氣息。
  
      “咦?你怎么也來了?”顧青山奇道。
  
      光芒中,上古神甲回應道:“肉身只是居所,靈魂才是脆弱而值得保護的,所以我依然守護著你,一直到整件事情的完結?!?br />  
      “真是守信,比許多人類都強多了?!鳖櫱嗌劫澋?。
  
      “當然,人類從不守信?!鄙窦椎?。
  
      顧青山就說不下去了。
  
      這時,山女的聲音從六界神山劍上響起。
  
      “公子,我們這是去哪兒?”她好奇的問道。
  
      “去見一個朋友?!鳖櫱嗌降?。
  
      地劍也問道:“是真朋友,還是帶引號的朋友?”
  
      “真朋友,它幫過我許多忙?!鳖櫱嗌降?。
  
      他的飛行速度在不斷加快。
  
      感受著身上那股遠超以往的牽引力量,顧青山從中體味到了幾分隱約的焦急。
  
      “山女,地劍,一會兒可能有戰斗,做好準備?!鳖櫱嗌降?。
  
      兩劍齊齊鳴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顧青山卻漸漸陷入回憶。
  
      他忽然想起,上一次與巨大尸體見面之時,對方所說的話。
  
      “你要快一點變強,我感覺到了某種陰森的怪物,這種怪物比所有出現過的怪物都可怕,它在漸漸靠近囚禁我的這個世界?!?br />  
      巨大尸體當時這樣說道。
  
      顧青山從它的語氣之中,聽出了某種絕望。
  
      一直以來,十萬年的巨大尸體給予了自己許多幫助。
  
      就連“眾生同調奧秘”,都是它教給自己的。
  
      只要自己有能力,一定要救它!
  
      顧青山默默想著,同時也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某一刻。
  
      顧青山只覺眼前的虛空全部消失,一片景象隨之出現。
  
      他再次進入了那一個蒙昧的世界之中。
  
      密密麻麻的黑色骷髏,在廣袤無垠的大地上不停的徘徊。
  
      ——它們仿佛永遠都不知道停歇。
  
      大地中央,有一根接天連地的青銅柱。
  
      身穿黑色盔甲的巨大尸體,被釘在青銅柱上。
  
      “我來了,你可還好?”
  
      顧青山漂浮在半空,大聲問道。
  
      巨大的尸體沒有回應。
  
      顧青山這才注意到,巨大尸體的一只手只剩下了骨架。
  
      凌亂的啃噬痕跡布滿五根指骨。
  
      ——就像是什么東西吃光了上面的肉,然后還嘗試了一下能不能咬動骨頭。
  
      “說話小聲點?!?br />  
      一道隱秘的聲音傳來。
  
      顧青山立刻閉上了嘴。
  
      ——這是巨大尸體的聲音。
  
      在他的注視下,
  
      巨大尸體所穿那件黑色戰甲上,卻有一小塊松動的鱗甲片脫落下來。
  
      鱗甲片飛至顧青山面前,放出一道風,繞著顧青山盤旋了一陣。
  
      這似乎是某種身份上的確認。
  
      稍后,巨大尸體的聲音從鱗甲片上輕輕響起。
  
      “情況很危險?!?br />  
      它的聲音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緊張。
  
      “怎么回事?”顧青山問道。
  
      “有一個東西,正在我的尸體里,它在吃我的肉?!?br />  
      巨大尸體繼續道:“為了不讓它發現我的靈魂,我只好躲在了戰甲之中?!?br />  
      顧青山聽了,細細凝望巨大的尸體。
  
      很快他就發現,在巨大尸體的胸口位置,有一小片鱗甲,不時的發出輕微抖動。
  
      有什么東西在戰甲的里面。
  
      “是那個位置?”
  
      顧青山用劍指著尸體的胸口。
  
      神念掃過去,卻被尸體擋住了。
  
      那個東西在尸體的內部。
  
      “對,它趴在我心口的位置,正在撕咬外層的肉,我覺得它可能對我的心臟非常感興趣?!本薮笫w道。
  
      “你為什么不反擊?”顧青山問道。
  
      “在青銅柱上,我不能做出任何舉動,更不能攻擊,否則立刻就會驚動某些存在?!?br />  
      “那些存在會發現我的靈魂還沒有死透?!?br />  
      “一旦我被發現,那就再也沒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br />  
      顧青山問道:“所以你只能任憑自己的身軀被那個東西吃?”
  
      “正是如此?!?br />  
      顧青山道:“說一下,那個吃你尸體的是什么東西?!?br />  
      “一種無法理解的東西,我猜不是九億層世界中的存在?!本薮笫w道。
  
      “為什么?”顧青山奇道。
  
      “因為它不符合九億層世界之中所有生命體與非生命體的特征?!本薮笫w道。
  
      顧青山怔了怔。
  
      這時,一陣隱約的咀嚼聲,從巨大的尸體內部響起。
  
      “它強嗎?”顧青山問道。
  
      “在我的感應中,它可能比如今的你稍稍強一點,但我不能保證確實如此,因為它是我從未見過的陌生存在?!本薮笫w道。
  
      顧青山深深吸了口氣,道:“算了,我來試試?!?br />  
      巨大尸體沉默了一下,說道:“實在不行,你就帶著我的靈魂逃走?!?br />  
      顧青山道:“這可不是什么好的選擇,這點常識我還是懂的,只剩下魂魄的你,以后的一切都要從頭再來?!?br />  
      巨大尸體嘆息了一聲:“沒有辦法,這種東西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我連靈魂都感到了恐懼?!?br />  
      “你不是感應到它的實力并不強大么?”
  
      “不是因為實力的問題,也不是它的問題,而是因為我自己的問題——我知道的太多,所以我有許多種猜測,每一種猜測都帶給了我深深的恐懼?!本薮笫w說完,就閉上了嘴。
  
      “只要不是實力問題,我就不在乎了,看我干掉它?!?br />  
      顧青山說著,調出戰神界面,將某個被收起來的選項重新拉出來。
  
      “你獲得了一次蓄勢?!?br />  
      “你獲得了一次蓄勢?!?br />  
      “你獲得了一次蓄勢?!?br />  
      “你獲得了一次蓄勢?!?br />  
      “你獲得了一次蓄勢?!?br />  
      “你獲得了一次蓄勢?!?br />  
      “你獲得了一次蓄勢?!?br />  
      “請選擇蓄勢的相應技能?!?br />  
      這些都是之前在遺民的世界,在平原上應對妖鬼大軍之時,劍陣收割魂力,并獲得的蓄勢。
  
      每一次連續的戰神任務之中,顧青山都會獲得一種魂力利用狀態。
  
      這就是戰神任務與命運任務的區別。
  
      “敵人只有一個?!?br />  
      顧青山喃喃著。
  
      他滑動選項,將所有的蓄勢疊加于秘劍燕歸。
  
      燕歸,是他目前最強的刺殺劍術。
  
      戰神界面上,頓時冒出來一行新的小字。
  
      “你的技能:燕歸,獲得了十二倍的威力加持?!?br />  
      “當你釋放該技能之后,下一次再使用該技能,其威力將回復至正常水準?!?br />  
      “當你使用蓄勢,你將消耗1000點魂力釋放該技能,是否同意?”
  
      “明白,同意?!?br />  
      顧青山準備完畢,意念一動。
  
      六界神山劍飛出去,在巨大尸體的心口位置敲了幾下。
  
      “當當當!”
  
      長劍敲擊甲衣的清脆聲音響起。
  
      只見那鱗甲之中的動靜稍稍停了一會兒。
  
      然后,它再次開始動了起來。
  
      似乎對于那個存在來說,比起外界的騷擾,巨大尸體的心臟更有吸引力。
  
      六界神山劍再次敲了敲。
  
      對方毫不理會。
  
      顧青山皺眉。
  
      六界神山劍飛回來。
  
      換地劍上。
  
      “用巧勁?!鳖櫱嗌降?。
  
      “明白?!钡貏Φ?。
  
      它橫過劍身,連續掄了幾圈,積蓄了足夠的力量之后,狠狠撞擊在黑色盔甲上。
  
      八千六百三十七萬斤的猛烈一擊!
  
      嘭!
  
      一聲沉悶的響聲傳來。
  
      甲衣巋然不動。
  
      但甲衣里面,卻傳來一聲短促的嘶鳴。
  
      地劍飛回來。
  
      “我打斷了它的進食,它應該很憤怒,估計會來報復?!钡貏︼w速的道。
  
      “知道了?!鳖櫱嗌降?。
  
      他望向巨大尸體的黑色戰甲。
  
      只見戰甲之中,再無任何動靜產生。
  
      過了一會兒,巨大尸體的一只眼皮輕輕抬起,露出深紅色的瞳孔。
  
      “不是你?”顧青山問道。
  
      “不是我?!本薮笫w回應道。
  
      “那就是怪物?!?br />  
      顧青山雙手持劍,蓄勢待發。
  
      突然,一道嘶吼般的聲音響起。
  
      這道聲音似乎非常的意外。
  
      “恩——————?”
  
      “奇怪,”這道聲音繼續說道,“顧……青……山,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顧青山呆住。
  
      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里?
  
      ——誰能知道我會出現在這里?
  
      一個無解的疑問,不可抑制的從顧青山心中冒了出來。
  
      他朝巨大尸體道:“你說它不是九億層世界的存在!”
  
      “絕對不是?!本薮笫w肯定的說道。
  
      “那為什么它連我的名字都知道?”
  
      “我也不清楚?!本薮笫w的聲音緊張起來。
  
      他們對話之時,卻見一個怪物從巨大尸體的眼眶中爬出來。
  
      “它來了?!本薮笫w提醒道。
  
      顧青山持劍望去。
  
      只見這是一個詭異的怪物。
  
      顧青山甚至來不及看清它的模樣,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深深的恐懼。
  
      這是每一個人臨死之時,身體的本能反應。
  
      在這剎那之間,他張大口,卻無法呼吸。
  
      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陰影籠罩了他。
  
      這是一種無比絕望的感覺,就像是深不見底的黑暗。
  
      眾神的庇護之甲上的光輝突然變得熾盛而輝煌。
  
      只聽神甲急促的說道:“我感受到了你的死亡!我只能給你爭取三息的時間!”
  
      瞬息之間,神甲發動了“神命”。
  
      “神命:當你承受致命攻擊之時,戰甲將感應到你的死亡命運,并立刻發動一次時間截流?!?br />  
      無邊的光芒從顧青山身上暴漲,驅散了環繞著他的黑暗。
  
      整個蒙昧世界之中,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停滯。
  
      時間被截流了!
  
      顧青山驀然發現,一只鋒利的尖爪停在他的眼前。
  
      這只利爪距離他的眼瞳只差一毫米的距離。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