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睡著

第五百五十九章 睡著

黑馬追上了顧青山和蘿拉。
  
  顧青山見狀,倒也不好再說什么。
  
  兩人一馬就順著道路,一起朝前偵查情況。
  
  “所以你也害怕?”蘿拉問道。
  
  “害怕?”黑馬昂著頭,肅然道:“你誤會了,只是我的職業道德要求我守在顧客身邊,以便于隨時響應顧客的呼喚?!?br />  
  “行了,不必說了,我懂你?!?br />  
  蘿拉忍住笑,拍怕馬背道。
  
  “你很怕鬼怪?”顧青山隨口問道。
  
  “當然,我最怕這些東西?!碧}拉大方承認。
  
  她坐在黑馬背上,顧青山則牽著黑馬,兩人一馬共同朝前行進。
  
  “果然道路有問題?!鳖櫱嗌酵W∧_步,說道。
  
  在他們前方,整條道路被攔腰截斷。
  
  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在道路中央。
  
  坑洞周圍的石壁上,到處都是凸凹不平的淺坑,還伴有大片黑紅的血跡。
  
  顧青山走到坑洞邊,朝對面望去。
  
  這個坑洞不知道是被什么砸出來的,竟然有近百米寬,至于深度——
  
  顧青山放出神念一探,發現坑底足有兩百多米深,底部積滿了血水。
  
  這些粘稠的血水之中什么也沒有,但通往坑洞對面的石壁上,卻有著一道道血色的巨大足跡。
  
  這種怪異的血色足跡,沿著石壁一直到坑洞對面的道路上,并順著道路漸漸遠去。
  
  ——就像是什么東西從坑洞底部爬上了石壁,最后攀上道路,朝市中心去了。
  
  “能跳過去嗎?”顧青山問道。
  
  “可以,助跑一下,躍過去不成問題?!焙隈R道。
  
  吼——
  
  城市的中央,隱約傳來恐怖的吼叫聲。
  
  這聲音聽上去不像野獸,倒像是無數人同時發出的痛苦嘶吼。
  
  蘿拉摸出單筒望遠鏡就要張望。
  
  顧青山奪過望遠鏡,道:“不要看,有些鬼怪能感應到人的視線?!?br />  
  蘿拉見他這么說,就只好作罷。
  
  她偷眼望去,只見顧青山面色有些奇怪。
  
  “你這是怎么了?有什么發現嗎?”蘿拉忍不住問道。
  
  “啊,不是,我是想到另一個問題?!?br />  
  顧青山一邊應著,一邊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
  
  他索性牽著黑馬退回去,在道路偏僻的角落,找了個干凈的地方。
  
  取出陣盤,顧青山連連布置出一道道法陣。
  
  絲毫不計較靈石消耗,顧青山一口氣將所有的高階防御法陣布置了一遍,又布置了數十道攻擊法陣。
  
  這樣的法陣威力,這樣的法陣數量,在修行世界應對大型戰爭都夠了。
  
  “你在做什么?”蘿拉奇道。
  
  “布置防御法陣?!?br />  
  顧青山想了想,又悄然布置了一道隔音法陣。
  
  蘿拉道:“我知道你在布陣,我是問為什么要布置防御法陣?”
  
  “休整?!?br />  
  蘿拉怔住。
  
  “我們已經做了很多事,走了很多地方,一直沒有停過,前面的危險更多,而我們已經很疲勞了,這樣并不好,會影響我們的判斷和應對能力,進而威脅我們的性命?!鳖櫱嗌降?。
  
  “你不說我都沒發覺,其實我已經很困了,只是因為一直都太危險,勉強撐著在?!碧}拉打了個哈欠道。
  
  顧青山一拍儲物袋,將一面大桌子放在法陣正中央。
  
  蔥,姜,蒜,醬油、醋、胡椒、辣椒等一一擺放整齊,又取了新鮮的食材,安置灶臺,生火,涮洗鍋鏟。
  
  “人類的飯菜你吃得慣嗎?”
  
  “還不錯?!?br />  
  “好?!?br />  
  兩張椅子憑空出現。
  
  “你坐一會兒,等我把飯菜弄好?!鳖櫱嗌筋^也不回的道。
  
  他就開始炒菜煲湯。
  
  蘿拉坐下來,靜靜的看著他忙乎。
  
  “想不到你還會烹飪?!?br />  
  “好好吃一頓熱飯,然后再睡上一覺,等明天天亮之后,精神百倍,我們再去探索這個城市?!?br />  
  “太好了!”蘿拉舉起雙手,歡呼道。
  
  晚飯非常豐盛。
  
  七個葷菜,四個素菜,一個湯。
  
  蘿拉吃的很慢,但顧青山一口氣吃了兩大碗。
  
  黑馬看著滿桌的飯菜躊躇起來。
  
  顧青山給它弄了些靈草,黑馬試著吃了幾口,心中很是滿意。
  
  它禮貌的表示了感謝。
  
  兩人一馬都是飽餐一頓。
  
  飯后顧青山洗了碗,將所有東西一收,又取出一張床來。
  
  “現在休息吧?!?br />  
  他給蘿拉蓋好了毛毯,守著她。
  
  近百重法陣內,溫度適宜,靈氣充盈,安靜無聲。
  
  蘿拉躺在床上,只覺得自己渾身的乏意都冒了出來。
  
  “你不睡嗎?”她問道。
  
  “修士打坐就可以了,能休息的更好?!?br />  
  “顧青山,我有點不敢睡?!?br />  
  “為什么?”
  
  “總覺得滲得慌?!?br />  
  “那是你的錯覺,我可什么都沒感覺到?!?br />  
  “你沒感覺到?”
  
  “當然,我是修行者,你知道的,修行者的靈覺能知兇吉?!?br />  
  “之前的熵鬼——”
  
  “我感應到了,你不記得嗎?是我先設置法陣,才擋住它的?!?br />  
  “所以你現在真的什么感覺都沒有?!?br />  
  “對?!?br />  
  聽了顧青山的回答,蘿拉松了口氣、
  
  “看來是我最近精神繃的太緊,所以產生了錯覺?!彼嗔巳嘧约旱拿夹?,喃喃道。
  
  “正是如此?!鳖櫱嗌捷p撫著她的頭,“好好睡吧,你需要休息一下?!?br />  
  “恩?!?br />  
  蘿拉閉上眼。
  
  顧青山取了個蒲團,坐在床邊。
  
  過了一會兒。
  
  “顧青山?!?br />  
  “恩?”
  
  “睡不著,我們來玩睡前游戲吧?!?br />  
  “什么游戲?”
  
  “你說一個自己的小秘密,我也說一件自己的事情,我們彼此交換?!?br />  
  “……”
  
  “平時每天晚上,都是母親陪我玩這個游戲的……但是現在……”
  
  “蘿拉,聽我說,你知道巴利和小喵為什么留我在俱樂部嗎?”
  
  蘿拉被這個問題吸引,嘗試著問道:“因為你人好?”
  
  “不,因為我的烹飪水平征服了他們?!?br />  
  “原來是這樣,恩,現在想起來,你的飯菜確實是味道不錯呢?!?br />  
  “好了,該你說自己的事了?!?br />  
  “顧青山,你知道我為什么恐高嗎?”
  
  “為什么?”
  
  “荊棘鳥出生的時候就有記憶,我出生那一天,我父親太高興了,以至于抱我的時候沒注意,讓我從圣樹上掉下去了?!?br />  
  “圣樹?”
  
  “是的,荊棘圣樹,賦予我們神奇的力量,大約有萬米之高?!?br />  
  “……你一出生,就從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了?并且你還知道?”
  
  “是的,我對這個世界第一印象就是墜落,我感覺到自己在墜落?!?br />  
  “你父親應該很快就把你救上去了?!?br />  
  “他以為我母親會出手,結果我母親也以為他會出手,然后大臣們以為國王和皇后會出手,侍衛們以為大臣們會出手,賓客們以為侍衛們會出手?!?br />  
  “所以沒有人出手?”
  
  “是的,我滑落了數千米之后,才被大家一起出手救起來?!?br />  
  “這是個令人悲傷的故事?!?br />  
  “該你說你的秘密了?!?br />  
  “秘密……我曾夢見自己上一輩子經歷了許多戰斗,然后死掉了,等我醒過來,便發現自己回到了十八歲,一切重新來過?!?br />  
  “這倒是離奇,估計小喵會對這件事感興趣?!?br />  
  “是啊,她是寫東西的人?!?br />  
  “……”
  
  蘿拉閉上了眼,漸漸入睡。
  
  顧青山默默的等著。
  
  時間流逝。
  
  只見蘿拉突然開始抽泣,說著夢話。
  
  “母親……我好想你……”
  
  她不安的翻動身子。
  
  顧青山想了想,摸出一根長長的安神香,點燃。
  
  這是秦小樓精心制作的,不但能讓人快速入睡,還對神魂有一定的安撫作用。
  
  安神香杳杳燃起青煙,淡淡清香隨之彌漫。
  
  很快,蘿拉的呼吸變得平穩而有規律,表情也放松下來。
  
  顧青山注視著她,漸漸放下心來。
  
  “可以了?!彼p聲道。
  
  立刻,一泓秋水般的長劍從虛空顯現。
  
  長劍無聲的一轉,化作一名絕色青衣仕女。
  
  “公子,交給我吧?!?br />  
  “恩,接下來就麻煩你了?!?br />  
  顧青山從蒲團上站起來,把位置讓給山女。
  
  “公子,你戰斗的話……”山女有些擔心。
  
  “有潮音和地劍在,沒事的,不行我再呼喚你?!?br />  
  “那——”
  
  “放心,打不過我會跑,我跑路的技巧你該很清楚?!?br />  
  “好吧?!?br />  
  山女這才略略放心。
  
  她發動眾生同調奧秘,變作了顧青山的模樣。
  
  一時間,兩個顧青山同時出現在法陣之內。
  
  山女化作的顧青山在蒲團上坐下來,守著蘿拉。
  
  而真正的顧青山準備離去。
  
  黑馬瞪大眼睛,注視著這一幕。
  
  顧青山摸摸它的頭,道:“情況很特殊,你們在此休息,我去去就來?!?br />  
  黑馬點頭道:“要去戰斗嗎?那你自己小心一點?!?br />  
  顧青山一笑,掠出了法陣。
  
  迎著夜風,越過深深的血坑,奔行于荒廢的道路,穿過堆滿了怪異死尸的街道,顧青山一路向前。
  
  與帶著蘿拉之時不同,顧青山獨自行動的時候,似乎對什么都毫無顧忌。
  
  他如同一道閃電,在死寂的城市之中全力飛掠。
  
  地劍和潮音緊緊跟著他,一起向前飛行。
  
  吼!
  
  嗚嗚嗚!
  
  嘻嘻嘻!
  
  唔唔唔!
  
  前方,無數道詭異的聲音,或憤怒,或嬉笑,或驚恐,或瘋狂,一時齊齊放出來。
  
  顧青山停住,從空中落下來。
  
  這里距離市中心已經很近了。
  
  前方將進入戰斗區域。
  
  在顧青山的神念之中,那里是地獄,是修羅場,是讓人毛骨悚然的所在。
  
  一般人進入那樣的地方,恐怕一生都會留下難以磨滅的恐怖記憶。
  
  顧青山嘆了口氣,喃喃道:“還好睡著了,接下來可是少兒不宜的畫面?!?br />  
  他將地劍握在手中,大步朝前走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