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星輝斗篷

第四百八十七章 星輝斗篷


  “你們想要斗篷……”
  
  蘇雪兒念叨著。
  
  她忽然一伸手,將一面滿是星芒的黑色斗篷取出來。
  
  這面斗篷拿出來的同時,八位府主齊齊變色。
  
  蘇雪兒不知情,但八位府主卻知道一件事。
  
  斗篷所在之處,九府守護者將會觀察到那里的情形。
  
  這也是守護者對九位府主最大的保護。
  
  所以他們敢對付蘇雪兒父母,卻不敢直接對付蘇雪兒。
  
  甚至,就連對付蘇雪兒,他們也只敢通過蘇雪兒的父母,趁她不防備的時候,再尋機會下手。
  
  “停!”八位府主一齊命令道。
  
  蘇雪兒作為數千年來第一個通過強者試煉的人,頗得守護者青睞。
  
  他們絲毫不敢讓守護者發現,他們正在對付蘇雪兒。
  
  修行者們全都氣喘吁吁的停了手。
  
  各種各樣的術法攻擊轟了半天,卻無法傷到蘇家的三人,修行者們心中越來越沒有底。
  
  他們已經修行到一定的境界,自身的靈覺也已覺醒。
  
  一種微妙的不祥預感,在一些靈覺出色的修士心中徘徊不去。
  
  他們正好趁此機會,趕緊罷手。
  
  整個庭院一時無聲。
  
  寂靜之中,人們全都注視著蘇雪兒。
  
  “真的是那件東西?”
  
  “那是象征府主地位的星輝斗篷?”
  
  “好像是的?!?br />  
  “這斗篷真美?!?br />  
  “原來傳說是真的?!?br />  
  ……
  
  人們壓低聲音,竊竊私語道。
  
  蘇雪兒看著蘇勝文和蘇夫人,忽然覺得他們無比陌生。
  
  她捧著星輝斗篷,走到父母面前。
  
  “父親,母親,斗篷在這里,但有件事我要跟你們說清楚?!?br />  
  “雪兒,你說吧?!?br />  
  “一旦你們拿走這面斗篷,我就和蘇府再無瓜葛了,如果你們同意我離開蘇府,離開你們,就把斗篷拿走吧?!?br />  
  蘇雪兒平靜的說著。
  
  燈火映照著她眼眸中最后一絲光。
  
  “亂說話!”蘇勝文呵斥道,“就算斗篷在我手中,你依然是我的好女兒?!?br />  
  他一把抓住斗篷,奪過去披在自己身上。
  
  圍觀人群一陣騷動。
  
  星輝斗篷易主,蘇府真的換主人了?
  
  人們抑制不住的發出喧嘩。
  
  就連八位府主的面色也變得復雜起來。
  
  蘇雪兒看著父親身上的星輝斗篷,近乎無聲的低語道:“那就……這樣吧?!?br />  
  她垂著頭,眼眸中映照的微光隨之消散。
  
  沒有任何人能看到她的表情。
  
  蘇夫人上來牽她。
  
  “乖女兒”
  
  蘇雪兒退后一步。
  
  她躲開了蘇夫人的手,卻轉過身去,望向其他八位府主。
  
  “最后一件事?!?br />  
  “修行大聯盟的事情,你們必須放棄?!彼f道。
  
  全場皆驚。
  
  圍觀的眾人面面相覷。
  
  誰都沒料到,事情會起一連串的變化。
  
  為了成立修行大聯盟,九府耗費了無數心血。
  
  這是要用來奪取整個世界的組織現在蘇雪兒卻聲明要所有人都放棄。
  
  人們冷漠的望向她。
  
  “你已經不是府主了?!币幻骱唵蔚恼f道。
  
  其他幾名府主交換著神色。
  
  蘇雪兒沒有了星輝斗篷。
  
  以后不必再擔心守護者會看到什么,可以直接對付蘇雪兒了。
  
  任憑她再怎么強,總是會有露出破綻的時候。
  
  到時候抓住她,拷問出那個秘密,九府將迎來更多的強者。
  
  這真是一件好事。
  
  一名府主忍不住心中的喜悅,笑道:“這么大的事,可不是你一個小姑娘說了算?!?br />  
  蘇雪兒卻道:“不,這就是我說了算?!?br />  
  她用權杖輕輕點了點地面。
  
  轟?。?!
  
  地動山搖,煙塵滾滾。
  
  一道巍峨的灰影從天而降,落在庭院門口。
  
  這是一個前所未見的怪物。
  
  不待人群慌亂,在場的安保人員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各種現代兵器夾雜著術法,打在怪物身上。
  
  絢麗的火光四散飛射。
  
  怪物卻安然無恙。
  
  幾位府主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意。
  
  蘇雪兒竟然能控制這樣龐大的怪物。
  
  這個怪物,受到了最高烈度的打擊,卻安然無恙。
  
  蘇雪兒是怎么做到的?
  
  “這是一種問候嗎?他們似乎挺熱忱的?!惫治锏靡獾膯柕?。
  
  它的話語,只有蘇雪兒一人能聽得懂。
  
  “他們在用自己的方式攻擊你?!碧K雪兒道。
  
  “是嗎?”怪物失望道。
  
  這時一名金丹頂峰的修士飛起來,妄圖朝怪物出手。
  
  他也是在場的修士之中修為最高的。
  
  “呸!”
  
  怪物朝著修士吐了一口。
  
  金丹修士慘叫一聲,被強勁的疾風割碎身體,渾身血肉又被疾風中混雜的強腐蝕唾液消融。
  
  剩下的一些殘渣,也被疾風吹飛至不見蹤影。
  
  修士們都被這一幕震住了。
  
  蘇雪兒撫著法杖,輕輕一躍。
  
  她飛上怪物的頭頂,俯瞰眾生。
  
  怪物察覺到她的某種心緒,盡職盡責的提醒道:“他們好像都是你的熟人,你真的要那樣?”
  
  “不必再說,我跟任何人都沒有瓜葛?!?br />  
  蘇雪兒自言自語道。
  
  她伸出權杖,朝著下方隨意一揮。
  
  一道圣潔的白光沖出權杖。
  
  白光無聲無息的沒入整個庭院。
  
  八位府主、數百修行者、乃至所有人都毫無反抗之力。
  
  在白光面前,他們連一聲尖叫和慘嚎都沒來得及發出,全部散作一地斷肢殘骸。
  
  賓客云集的喧囂庭院,頃刻化作奔流的血海。
  
  唯有蘇勝文和蘇夫人還活著。
  
  他們在尸叢之中瑟瑟發抖。
  
  蘇雪兒閉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氣。
  
  她似乎在感受著什么。
  
  “女士,恭喜你領略到了殺戮所帶來的快感?!惫治镛Z聲說道。
  
  “這是殺戮的快感?”
  
  “正是?!惫治锱d奮的揮了揮手臂。
  
  “……不?!?br />  
  蘇雪兒睜開眼:“這只是解決問題的最簡單方式,而且我對此沒什么感覺?!?br />  
  “沒有感覺?”怪物奇道。
  
  “當然,因為他們只是死了而已?!?br />  
  蘇雪兒輕聲的解釋,揚了揚手杖。
  
  無數道虛幻的人影從庭院中飛上半空。
  
  這些虛影察覺了蘇雪兒的目光。
  
  虛影們拼命的想逃走,但卻被牢牢禁錮在一塊固定區域,根本無法離開。
  
  蘇雪兒注視著這些靈魂。
  
  她將權杖平舉,指向那些剛剛失去身體的靈魂。
  
  “融合?!彼畹?。
  
  權杖一動。
  
  數百個靈魂齊聲發出一道恐怖的慘叫。
  
  它們的虛影完全崩解成黑色光點。
  
  這些光點聚集在一起,融合成一個方形的盒子,被權杖吸收進去。
  
  權杖的顏色變深了。
  
  蘇雪兒用另一只手輕輕點了點權杖。
  
  無數個人類的面容從權杖上冒出來,滿面驚恐的望著她。
  
  他們張嘴使勁呼喊求饒,但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蘇雪兒注視著這些人恐懼而痛苦的模樣。
  
  她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
  
  是的,靈魂的分裂和融合,都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在這種痛苦面前,死亡又算什么?
  
  “你看,這樣抓住他們,折磨他們的靈魂……才能讓人感到平靜……”
  
  蘇雪兒對怪物說道。
  
  怪物看著那些融合在一起的苦痛靈魂,聽著蘇雪兒的輕聲細語,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你怎么了?”蘇雪兒奇怪的問道。
  
  “沒什么,尊貴的女士,我時刻準備著為您效勞?!惫治锕Ь凑f道。
  
  它竭力保持鎮定。
  
  蘇雪兒忽然神情一動。
  
  她收了那些苦痛靈魂,用權杖點了點怪物的頭。
  
  怪物會意。
  
  它帶著蘇雪兒轟然飛上高空,揚長而去。
  
  原地只留下陷入呆滯狀態的蘇勝文和蘇夫人。
  
  蘇雪兒從頭到尾都沒有再看他們一眼。
  
  但是蘇雪兒走了之后,蘇勝文和蘇夫人立刻陷入狂喜。
  
  “哈哈哈哈,我女兒這么強,以后誰還敢對付我!”蘇勝文道。
  
  “可是她似乎有點生氣?!碧K夫人憂慮道。
  
  “沒關系!”蘇勝文輕撫著身上的斗篷,“怎么說都是自己女兒,以后找機會再哄一下就可以了?!?br />  
  蘇雪兒是那么強大,她的力量足以一舉定乾坤。
  
  以后要依靠她的地方還很多!
  
  蘇夫人拍了拍蘇勝文:“現在其他八府的核心人物都死絕了,我們要立刻返回蘇府做一些布置,爭取獲得最大的利益!”
  
  “說的對!說的對!”
  
  蘇勝文恍然大悟,連連點頭。
  
  這一刻,他們對滿地的鮮血殘肢視而不見,急匆匆的走出了庭院。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還很多。
  
  蘇府一定要成為整個自由聯邦權勢最盛的家族!
  
  兩行染血的腳印,很快就去的遠了。
  
  怪物飛行在無邊的夜空中。
  
  蘇雪兒站在它的頭頂,面色有些疑惑。
  
  “女士,我以為你會好好炮制那個靈魂融合體,怎么突然就催我走?”怪物不解的問道。
  
  “有點突發狀況要處理?!碧K雪兒應了一聲。
  
  在她的視網膜上,一行字已經出現。
  
  “你的導師即將回到霧島,請即刻返程,以免被發現?!?br />  
  蘇雪兒嘆息一聲。
  
  自己必須立刻趕回霧島。
  
  不過九府的掌權者和強者都被自己殺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想必聯邦總統和帝國女王都能搞定。
  
  實在不行,還有葉飛離。
  
  這是個出色的戰士。
  
  青山……
  
  等到他回來的時候,想必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
  
  心中浮現出顧青山的模樣,蘇雪兒情不自禁的翹起嘴角。
  
  只要想起他,所有的苦楚似乎都不重要了。
  
  下一刻,一道光幕出現,將蘇雪兒籠罩其中。
  
  她帶著那巨大的怪物一起消失不見。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