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四百六十章 算無遺策

第四百六十章 算無遺策

時間稍稍倒退。
  
  另一邊。
  
  當山女剛剛出現在王紅刀面前時。
  
  顧青山帶著晴柔和婉兒,站在浮空島的底端。
  
  整個廣陽門,所有的法陣匯聚于此。
  
  “能夠籠罩整個浮空島的法陣,都屬于超大型法陣?!鼻缛岬?。
  
  “通常情況下,至少要三名陣法師,才能操控如此巨大的法陣?!蓖駜旱?。
  
  顧青山點點頭,注視著一層層的超大型法陣。
  
  他的神情漸漸變得凝重。
  
  “幸虧我們是在防御法陣之內,否則想從外部進行破壞,簡直難比登天?!鳖櫱嗌秸f道。
  
  這個世界的法陣實在是太強大了。
  
  所有的防御法陣一個連一個,一個套一個,足足有數十個之多。
  
  這些防御法陣形成了一個連環套,輕易破壞不了。
  
  它們完全可以應對玄靈境修士的攻擊。
  
  所有防御法陣緊緊圍繞,形成一個圓環,拱衛著一個法陣群。
  
  ——那是能對各個法陣進行修復的大型法陣群。
  
  三十六個應對各種損毀情況的自動修復法陣,隨時準備工作。
  
  假如破壞或毀掉其中一個法陣,三十六個修復法陣之中,立刻會有相應的修復型的法陣被激活。
  
  所有法陣會全力以赴,自動修復被破壞的法陣。
  
  這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法陣成就。
  
  以顧青山如今的陣法修為,倒是勉強可以破解這些法陣。
  
  他可以想辦法,慢慢解除掉這些法陣。
  
  但那需要大量的時間,也許是數天,數十天。
  
  現在根本來不及。
  
  顧青山把所有法陣看過一遍,心中有了底。
  
  他轉頭望著兩女道:“有件事,必須交給你們來做?!?br />  
  晴柔和婉兒齊聲道:“公子請說?!?br />  
  “以我的法陣造詣,大概可以爭取半刻鐘的時間?!?br />  
  “半刻鐘?”婉兒不解的問道。
  
  “是的,大型隔絕法陣被破壞之后,這些修復法陣大概需要半刻鐘,才能修復完成?!?br />  
  “我們該怎么做?”晴柔問道。
  
  “守在這里,半刻鐘之內不要讓人前來修復法陣?!?br />  
  “好!交給我們?!蓖駜旱?。
  
  “公子你自己小心?!鼻缛岬?。
  
  兩女緊緊的盯著顧青山。
  
  ——直到此刻,她們還處于難以置信之中。
  
  顧青山接下來要做的事,超出了她們的認知。
  
  只見顧青山走入法陣群。
  
  他來到一個最特別的法陣面前。
  
  大型靈力隔絕法陣。
  
  正是有了這個法陣,界魔才無法感應到修士的靈力。
  
  正是有了這個法陣,修士們才能安全的修行。
  
  顧青山望著法陣。
  
  數十個防護法陣、修復法陣在同時運轉。
  
  想要破壞這個最特別的法陣,必須是陣法師,又或是玄靈境修士才能做到。
  
  陣法師知道這個法陣最關鍵的構成,可以從內部進行破壞。
  
  玄靈境修士則擁有強大的力量,能從外部暴力破解一整個門派的所有防御法陣、修復法陣,最后才可以破壞這個靈力隔絕法陣。
  
  ——但那需要更多的時間。
  
  顧青山取出一個小型陣盤,開始連接大型隔絕法陣。
  
  很快,他就掌握了隔絕法陣的樞紐。
  
  畢竟他手上拿著廣陽門的陣盤,又從王紅刀密室得到了廣陽門內部的法陣溝通秘訣。
  
  所有的法陣,都默認接受他的調配。
  
  某一刻。
  
  顧青山停了停。
  
  “時間……只有半刻鐘?!彼剜?。
  
  半刻鐘后,大型靈力隔絕法陣將自動修復。
  
  閉上眼想了想,顧青山催動全身靈力,握了個法陣法訣。
  
  整個大型隔絕法陣頓時一陣靈光逆動。
  
  ——轟!
  
  法陣被摧毀了。
  
  咚!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強烈而急促的鼓聲驟然出現。
  
  宗門示警戰鼓。
  
  這樣的鼓聲,使用古老的機關驅動,敲擊數千臺戰鼓同時發出聲響。
  
  比起法陣和符箓發出的警戒聲,這樣的戰爭之鼓更讓人熱血沸騰。
  
  顧青山不禁側耳聆聽。
  
  晴柔見狀道:“公子,這是廣陽門的戰鼓,每次征戰其他世界或是守衛宗門之時,才會發動?!?br />  
  “恩,聲音沉重了些,其實做成擊鼓傳花的聲音多好聽?!?br />  
  顧青山轉過身,朝兩女揮揮手。
  
  “這里交給你們了?!?br />  
  “公子放心?!眱膳?。
  
  顧青山點點頭,全力飛奔而去。
  
  他要馬上趕到山女那邊。
  
  ——半刻鐘內,任何人都不能動用靈力。
  
  就算是王紅刀也不能動用靈力。
  
  否則必將引來界魔。
  
  半刻鐘后,大型隔絕法陣才會恢復功能,再次發揮作用。
  
  必須在這半刻鐘內,殺掉王紅刀!
  
  咚!咚!咚!咚!
  
  鼓聲催人戰。
  
  王紅刀盯著山女,目光閃動,一言不發。
  
  數息之間,他心思不知道轉了多少回。
  
  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王紅刀想明白了一些事。
  
  “看來你就是顧青山了,我認為山女是死在你手上了?!?br />  
  “你來自另一個世界,你一定——”
  
  “讓我們少浪費一點時間,現在該戰斗了?!鄙脚驍嗨?。
  
  “這是何必?何必非要分生死?”王紅刀說著。
  
  “廢話越多,變數越多?!鄙脚?。
  
  王紅刀一滯。
  
  這是他自己剛剛才說過的話,對方立刻就還給了他。
  
  “年輕人,你太想當然了……”
  
  王紅刀喃喃著,張嘴還要說些什么。
  
  山女持劍而行。
  
  她已不管對方要再說什么,立刻就要出手殺了他!
  
  王紅刀突然露出笑容:“慢來,我準備再告訴你最后一件事?!?br />  
  山女默不作聲,繼續奔行。
  
  兩人之間,距離急速縮短。
  
  “其實,這樣的局面我也算到過?!?br />  
  王紅刀說著,拍了拍掌。
  
  清脆的擊掌聲穿破了連綿鼓聲,在浮空島上傳出去很遠。
  
  界魔的無意識體們沒有絲毫動靜。
  
  它們只認靈力,不認聲音。
  
  卻有一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飛掠而來。
  
  如果是平常時候,任何修士都能做到這一步。
  
  可現在連一絲靈力都無法動用。
  
  普通修士們,根本來不了這么快。
  
  除非是——
  
  山女驀然停住。
  
  她警惕的望向那道身影。
  
  “趙五錘……”
  
  山女低聲念道。
  
  趙五錘,太虛境的武道修士。
  
  單只論肉身力量,武道修士最強。
  
  這是毫無疑問的常識。
  
  在無法動用靈力的環境中,趙五錘這樣的大武道修士,只憑借肉身和招式進行搏殺,就能爆發出驚人的攻擊力。
  
  單單是飛躍奔跑,趙五錘的速度就堪比修士們的飛掠。
  
  身形如燕,劃過長空。
  
  趙五錘輕飄飄落在王紅刀身前。
  
  他戴著一雙暗紅色的拳套,赤膊上身,鋼鐵般的身軀顯露在外。
  
  “師父,我來了?!?br />  
  趙五錘跪在地上,磕頭道。
  
  王紅刀走上來,摸摸趙五錘的頭。
  
  看他手上的動作,就像在摸一條狗。
  
  王紅刀朝著山女道:“你的想法確實不錯——假若不動用靈力,單憑肉身戰斗的話,我的身體狀況確實不占上風?!?br />  
  “但現在,我有一個專門應對這鐘局面的武修者,并且我們是二對一?!?br />  
  王紅刀露出得意的笑。
  
  山女搖頭道:“專門應對這種局面?你在吹牛,我不相信你能提前算到我們的策略?!?br />  
  王紅刀笑道:“很久以前,在我剛成就玄靈境的時候,我就思索過,什么情況還可以對我造成威脅?!?br />  
  “現在這種情況?”山女問道。
  
  “沒錯?!?br />  
  王紅刀繼續道:“所以我尋覓了一個武道天才,幫助他修行至太虛境,只為應對今天這樣的局面?!?br />  
  冷清如山女,也忍不住為之動容。
  
  歷經無數歲月,她是第一次碰見這樣的人。
  
  ——幾乎每一個威脅的可能性,都被他提前算到了。
  
  “你算計這么多,是為什么?你很怕死?”山女不禁問道。
  
  對方一直在拖延時間。
  
  看來是還在不停的算計著什么。
  
  他在算計什么?
  
  山女沒有想下去。
  
  這些人,不值得她想。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戰鼓發出震天的響聲,讓聽聞者忍不住心潮澎湃,想要大戰一場。
  
  但山女按住劍,站立不動。
  
  ——太虛境的武道修士,她難以應對。
  
  況且還有一個王紅刀。
  
  局面顛倒了。
  
  正如王紅刀所說,對方是二對一。
  
  現在,輪到她來拖延時間了。
  
  ——拖延至顧青山抵達。
  
  王紅刀悠閑的說著:“我不是怕死,而是無意義的犧牲根本沒有任何必要——哪怕開始修行之后,我也堅定的這么認為?!?br />  
  他一邊說,一邊在心中默默推算。
  
  根據趙五錘的情報,對方的人非常少。
  
  哪怕另一個“齊焰”破壞了大型隔絕法陣,也無法完全將之摧毀。
  
  數十個自動修復法陣會在半刻鐘內,將大型隔絕法陣修好。
  
  半刻鐘后,想要讓法陣無法運轉,那個“齊焰”必須繼續破壞法陣。
  
  不然半刻鐘后,一旦自己可以動用靈力,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再說法陣這種技藝,并不是誰都能輕易學會的。
  
  就算還有那兩名齊焰的侍女在,可她們的身份來歷一清二楚。
  
  她們從來都不懂法陣。
  
  所以,那個“齊焰”必須守在那里。
  
  眼前的局面,將會保持著二對一。
  
  甚至不用二對一。
  
  趙五錘一個人就可以殺掉對方。
  
  怎么看都是必勝之局。
  
  王紅刀繼續說道:“我的師尊看出了我的心性,所以縱然我平日再如何出色,師尊就是不愿意傳給我刀劍真義?!?br />  
  “不過他并不清楚,也正因為我一直堅持這樣的想法,漸漸的,我幾乎能算盡一切?!?br />  
  “就連師尊那樣強大的人,也死在了我手中?!?br />  
  山女嘆了口氣,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問:“你這樣算計來算計去,可有什么是你沒算計到的?”
  
  這一次,王紅刀倒是真的頓了頓。
  
  對方這句話,特別對他的胃口。
  
  他認真而細致的想了一下,沉吟著說道:“只要跟我的生死有關,就沒有我算計不到的?!?br />  
  王紅刀慢慢說著,神情漸漸放松下來。
  
  “就目前的情形來看,我應該已是算無遺策……”
  
  是的。
  
  確實沒有什么脫離掌控。
  
  現在可以戰斗了。
  
  他命令道:“上,殺了他?!?br />  
  “是?!?br />  
  趙五錘應聲而動。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