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三百七十章 第一滴血

第三百七十章 第一滴血


  
      圣國。
  
      這里是寒冰地獄爆發的重災區。
  
      盡管許多怪物已經被清理干凈,但冰雪殘留了下來。
  
      氣候也漸漸為之改變。
  
      夜晚時分。
  
      貧民窟。
  
      該休息的人,都休息了。
  
      天上下著冰雨,冷風穿過無人的低矮街道,發出陣陣嘯聲。
  
      路上濕滑難行,幾乎沒什么人。
  
      這樣的夜晚,就連搶劫都找不到對象。
  
      那些黑幫成員,都縮回了夜總會、賭場、酒吧,一個個把自己喝成爛醉。
  
      貧民窟的死胡同里,突然出現了一臺嶄新的、閃閃發亮的機器。
  
      它看上去就像自動售賣機,也有點像大型游戲機。
  
      機器通體漆黑,側面刷著一個大大的“1”。
  
      愿力審判機。
  
      它做了些許改變。
  
      一層透明玻璃之中,擺著滿滿當當的易拉罐、點心零食、包裝嚴密的即熱即吃盒飯。
  
      這對于那些正餓著肚子的貧民們來說,無疑于雪中送炭。
  
      在過去的數分鐘內,已經有兩批流浪漢和貧民對它實施了暴力破壞,企圖砸開玻璃,獲取里面的食物。
  
      但是機器完好無損。
  
      流浪漢全都躺在地上,不住的呻吟著。
  
      等到他們互相攙扶著離去,街角出現了一群半大的孩子。
  
      “瞧,他們無法破壞那個食品機器?!币粋€孩子道。
  
      “我們上,也許今天的晚餐就靠它了?!绷硪粋€孩子道。
  
      他們圍住了漆黑的愿力審判機。
  
      破壞和攻擊開始。
  
      每當他們發出一次兇狠攻擊,自己必定也會受到同樣的傷害。
  
      不一會兒,他們跟之前的兩排流浪漢一樣,東倒西歪的躺在地上。
  
      愿力審判機完好無損。
  
      “見鬼,這到底是什么東西?!?br />  
      一個半大的小子揉著肚子,恨恨說道。
  
      他的同伙都沒有說話,一個個只顧著疼痛。
  
      愿力審判機突然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雖然你之前很無禮,但既然發出了詢問,那我就告訴你?!?br />  
      一陣激昂的音樂響起。
  
      “黃泉神靈大發慈悲,為了滿足眾生所愿,制造了我?!?br />  
      “是的,我就是眾神的大娛樂家?!?br />  
      “我是冷酷的愿力審判機!”
  
      一片寂靜。
  
      孩子們面面相覷。
  
      機器會說話!
  
      而且明顯和一般的電子語言不同。
  
      它似乎有自主意識。
  
      黑夜中,莫名其妙出現這么一個東西。
  
      這真的有點詭異。
  
      這群貧民窟的孩子們默默站起來,互相攙扶著,蹣跚而行。
  
      不管這是什么,最好遠離它。
  
      他們打定了主意,走的比平常還快一些。
  
      然而落在最后的一名小男孩不死心,恨恨的道:“你既然是神的慈悲,那就把你的東西拿出來,給我們吃啊?!?br />  
      “對不起,”愿力審判機轟隆隆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br />  
      真見鬼!
  
      小男孩咬牙切齒問道:“那你能做什么?”
  
      “伸張正義!審判邪惡!只要你有這樣的愿望,我就可以替你去做?!痹噶徟袡C道。
  
      小男孩怔住。
  
      他今年才十一歲,但家里沒錢供他學一門技術,也沒有門路替他鋪前程。
  
      家里只剩下他奶奶,而且病重在床。
  
      所以他只能在街上游蕩,結識一些同樣的伙伴,以偷盜為收入來源。
  
      “這么說,你是非常高科技的東西了?!毙∧泻⒖偨Y道。
  
      “用你們的話說,其實我算得上黑科技?!痹噶徟袡C道。
  
      小男孩的同伴走回來,要拉他離開。
  
      小男孩憤憤道:“狗屎!你要真是黑科技,有種就把麥克斯干掉?!?br />  
      麥克斯,是這片街區的黑幫老大。
  
      所有的毒品交易、人口買賣、搶劫殺人、霸占行市,都是他說了算。
  
      這群孩子的父母,都在這個人身上吃過虧,甚至有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小男孩正是一個孤兒。
  
      他父親是個不屈服的直性子,被麥克斯找了個機會干掉,母親也被賣掉了。
  
      愿力審判機道:“我不能隨隨便便干掉一個無辜的人?!?br />  
      孩子們聽了,爆發出一陣狂笑。
  
      “無……無辜……”
  
      “哈哈哈,麥克斯無辜,這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br />  
      “這個機器,智能的設置出毛病了吧”
  
      小男孩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失望。
  
      “但是!”愿力審判機道,“如果你們愿意讓他接受審判,審判之后發現他是惡人,我就會想辦法干掉他?!?br />  
      “你們愿意讓我審判他嗎?”
  
      “當然愿意!”小男孩吼道。
  
      他的同伴們也紛紛出聲:“愿意!愿意!”
  
      “好的,請獻出你們的鮮血?!痹噶徟袡C道。
  
      四周一靜。
  
      愿力審判機解釋道:“眾生的鮮血沾染了稀薄的愿力,唯有愿力才能驅動本機器?!?br />  
      “走,這是個詭異的東西?!毙∧泻⒌耐榈?。
  
      他們拉著小男孩,很快離開了這里。
  
      街角恢復了安靜。
  
      沒過多久。
  
      小男孩再次站在愿力審判機前。
  
      他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問道:“真的可以伸張正義?”
  
      “是的,只要你獻出你的血?!痹噶徟袡C道。
  
      “要多少?”
  
      “我猜你要對付的是一個罪惡的家伙,所以必須發動終極審判?!?br />  
      “要多少?”
  
      “正如我剛剛說的,會需要不少血液,因為血液中包含著零星的愿力?!?br />  
      “要多少?”小男孩渾身不停發抖,眼睛中充滿渴望。
  
      凄慘而黑暗的命運中,小男孩是如此渴望一絲曙光——盡管這很可能是一場惡作劇,但他愿意試一下。
  
      愿力審判機發出一道光,掃過小男孩瘦骨嶙峋的身體。
  
      良久,愿力審判機發出一聲嘆息。
  
      “你是整個世界之中,我們的第一位顧客,所以只需要象征性的一滴血?!彼f道。
  
      小男孩松了口氣,說道:“我愿意出這一滴血!”
  
      “你是一個棒小伙子,敢于和邪惡做斗爭,現在,把你的手掌按在我左邊的黑色區域?!?br />  
      “是這樣嗎?”
  
      “對……就是這樣?!?br />  
      “——好了!”
  
      小男孩縮回手,放在眼前仔細看了看。
  
      沒有傷口。
  
      好像剛才也沒什么感覺。
  
      確實,僅僅是一滴血。
  
      就算是餓了一天的小男孩,也是能承受的。
  
      愿力審判機發出一陣陣轟鳴聲。
  
      “啊,我獲得了第一滴血!”它低沉的說道。
  
      “尊敬的顧客,請說出你要審判的罪人,以及他的身份?!?br />  
      小男孩滿懷期待的大叫道:“麥克斯,黑幫老大麥克斯!”
  
      愿力審判機發出一陣轟隆隆的響動。
  
      “審判即將開始?!?br />  
      它用肅穆的語氣陳述著。
  
      “由于是開業審判,故此需要慎重對待?!?br />  
      “正在搜尋本世界的審判方式?!?br />  
      “本世界中,最拉風的審判方式已找到?!?br />  
      “即將采用全球光腦放映,對審判現場進行直播?!?br />  
      “正在挑選本世界的審判長?!?br />  
      “本世界中,最讓人恐懼的審判長已找到?!?br />  
      “邀請殺戮小丑客串開業審判?!?br />  
      “付出相應代價?!?br />  
      “殺戮小丑已同意?!?br />  
      “下面,審判開始!”
  
      整個星球上,所有能顯示圖像的儀器,在這一刻全都亮了起來。
  
      殺戮小丑審判永生冠軍之時的情景,再次出現在所有人類的眼前。
  
      戴著冰冷而僵硬的笑臉小丑面具,一身漆黑的戰甲,背后是一雙黑光羽翼。
  
      殺戮小丑從黑暗中走出來,恰巧有一束聚光燈照在它身上。
  
      小丑將手掌豎著放在嘴邊,悄聲道:“我找到了新工作?!?br />  
      它緊張的東張西望,好一會兒才長出一口氣。
  
      不知從哪兒掏出來一張皺巴巴的紙條,殺戮小丑將之攤開,念道:“那么,今晚的嘉賓是——麥克斯,圣國的麥克斯!”
  
      小丑開始認真鼓掌。
  
      它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梳著大背頭,身穿黑色馬甲,鷹鉤鼻子,黑胡子,手中還拿著一杯酒。
  
      黑幫老大,麥克斯。
  
      麥克斯驟一出現,明顯的愣了一下。
  
      “殺戮小丑……”他望著小丑,艱難的吞咽口水道。
  
      麥克斯伸手朝懷里取著什么東西。
  
      下一秒,他似乎意識到自己面對的是什么樣的存在。
  
      他的手僵住,臉上擠出笑容:“閣下想要什么?”
  
      殺戮小丑抓過他的手,握住。
  
      小丑道:“祝賀你,我很想和你多聊一會兒,但是我們的直播時間有限,又沒有廣告商贊助我們,所以現在我們直接開始審判?!?br />  
      “麥克斯精彩的一生就要開始了,請大家觀看!”
  
      畫面切換。
  
      麥克斯一生之中,做過的所有惡事,陸續出現在畫面上。
  
      打架,搶劫,謀殺,販賣婦女兒童,收保護費,吸毒販毒,開賭場,出老千,滅人全家。
  
      那些讓人發指的暴行,那些極惡非人的罪行,一幕幕出現在畫面上。
  
      每一幕,都持續數秒,向人們交代一次罪行的始末。
  
      足足用了數分鐘,光幕上的畫面才完全消失。
  
      殺戮小丑和麥克斯再次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殺戮小丑松開對方的手,說道:“根據麥克斯先生的罪行進行挑選,已找到適合他的古典刑罰?!?br />  
      五條繩索飛出來,分別在麥克斯的雙手,雙腳、脖子。
  
      繩索迅速的打上死結。
  
      繩索的另一端,沒入黑暗中,看不到盡頭。
  
      “該死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丙溈怂箳暝?。
  
      他越是掙扎,五根繩索就纏的越緊。
  
      五根繩索越繃越直,到最后麥克斯幾乎無法再動彈。
  
      他呈一個“大”字形,被繩索凌空扯住。
  
      “現在,時間交給大家?!睔⒙拘〕蟮?。
  
      “請開始投票?!?br />  
      “贊成麥克斯去死的,請花費一滴血,投他死?!?br />  
      “哦,對了,你當然可以多投幾票?!?br />  
      殺戮小丑話音剛落,麥克斯的胸前就出現了一行紅色的數字。
  
      紅色數字下面,是一個停止不動的秒表。
  
      殺戮小丑解說道:“紅色數字每增長1點,就意味著有人花費了一滴血,希望麥克斯先生死亡?!?br />  
      “三分鐘內,紅色數字到達一百萬,麥克斯先生就要接受古典的車裂之刑?!?br />  
      “那么現在,計時開始!”
  
      秒表立刻開始跳動。
  
      現實之中,每個人的面前出現了一行提示符。
  
      “您是否愿意以血的方式,決定黑幫老大麥克斯的死亡?”
  
      有些人懷著警惕的心理,沒有搭理愿力審判機。
  
      可是更多的人不這么想。
  
      麥克斯一生中惡貫滿盈,犯下無數天怒人怨的罪行,任何一個普通人看了,都會為之義憤填膺。
  
      總有些不認識他的人,不吝嗇于花費一滴血投他死。
  
      世界各地。
  
      “呸!這樣的人渣,真是該死!”
  
      “老頭你冷靜點?!?br />  
      “冷靜個什么,反正我都活了這么大歲數,就算殺戮小丑要殺我,我也無所謂?!?br />  
      “我要獻血!”
  
      另一處。
  
      一名男子勸道:“老婆,你冷靜點,千萬別搭理殺戮小丑,它是個恐怖的怪物?!?br />  
      他老婆眼圈發紅,說道:“放屁!這個麥克斯太可惡了,他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我不管,我要出一滴血!”
  
      說著,她就獻出了一滴血。
  
      想了想,她還不甘心。
  
      面對著虛空中的那行字,她問道:“我想多獻一些,可以嗎?”
  
      那行字一變,化作新的一行字:“當然可以,你想獻多少都行?!?br />  
      “我再獻十滴血!”
  
      伏羲皇宮。
  
      “陛下,您這樣似乎有點危險?!币幻蟪紕竦?。
  
      “沒事,殺戮小丑我知道,這件事很有意思,讓我試試看?!?br />  
      “我獻二十滴血,要麥克斯死?!?br />  
      瓦羅娜女王就像發現了什么新奇的玩具,說出了上述話語。
  
      圣國。
  
      黑幫賭場。
  
      一名老大模樣的人說道:“原來是麥克斯啊,正好,上次的仇還沒報,大家都獻血吧?!?br />  
      “老大,您不怕這是個陷阱嗎?”一名手下問道。
  
      “世界都變成這樣了,還有什么好怕的,再說殺戮小丑雖然恐怖,但他沒有對平民動過手,這一點你們要注意?!?br />  
      黑幫老大說著,就獻出了一滴血。
  
      “你們也獻吧?!?br />  
      “是!”
  
      認識麥克斯的,不認識麥克斯的,這一刻都做出了決定。
  
      更不要說整個貧民窟里,對麥克斯恨之入骨的人不在少數。
  
      當場就有不少人選擇了鮮血。
  
      紅色的數字開始迅速增長。
  
      短短二十秒,一百萬滴鮮血已經積滿。
  
      這僅僅是開始。
  
      人們發現獻出一滴血之后,并沒有對自己造成影響。
  
      更多的旁觀者開始參與到這件事情里來。
  
      代表鮮血的數字不斷增長。
  
      三分鐘很快過去。
  
      時間到。
  
      “二十秒就完成了一百萬滴鮮血的積累?!?br />  
      “三分鐘,八千九百萬滴血?!?br />  
      “真是讓人感動的一幕,大家對于別人的死亡是如此熱衷?!睔⒙拘〕蟾袊@道。
  
      “麥克斯先生,你獲得了驚人的支持率,并贏得了車裂之刑?!?br />  
      “請您享受吧,我不打擾了?!?br />  
      殺戮小丑說完,整個人隱沒于黑暗中。
  
      現場只剩下了麥克斯。
  
      纏繞在他手臂、腳脖和頭顱上的繩索迅速拉緊。
  
      下一秒,巨大而無法抵抗的力量從繩索上傳來,讓所有觀看的人心中一緊。
  
      “啊啊啊啊??!”
  
      麥克斯發出了慘呼。
  
      要把人的頭跟四肢砍下來都得花不少力氣,更何況是用緩慢的拉扯。
  
      受刑人身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足足用了十幾秒。
  
      嘩啦啦!
  
      血如噴泉滾涌。
  
      五根繩索帶著麥克斯的雙手、雙腳和頭顱消失在黑暗中。
  
      原地只剩下麥克斯的尸體。
  
      這尸體無頭、無雙手、無雙腳,正是被車裂致死的麥克斯。
  
      他只剩下了軀干。
  
      “第一場審判結束?!痹噶徟袡C道。
  
      “審判花費了一百萬愿力,剩余的愿力是一個吉利的數字——八千八百萬?!?br />  
      “由于獲得了多余的愿力,本機器將用來解決麥克斯遺留的問題?!?br />  
      “他所有的財產都將折算成信用點,按照受害程度,分給被他陷害過的人?!?br />  
      “本次審判結束,敬請期待下一次審判?!?br />  
      所有的光幕自動關閉,整個星球的投影設備恢復正常。
  
      審判結束了。
  
      小男孩站在審判機前。
  
      “麥克斯真的死了?”他問道。
  
      “是的,他已經去地獄報道了?!痹噶徟袡C答道。
  
      “這是真的嗎?不會是一場夢吧?!毙∧泻⒉荒苤眯诺膯柕?。
  
      “當然不是夢,我折算了一筆信用點,以你和你母親的名義存放在圣國銀行,密碼是八個8?!?br />  
      “接下來——請你轉身,面朝后面?!?br />  
      小男孩依言轉過身。
  
      他的母親站在他背后,正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溫柔的注視著他。
  
      “媽媽!”
  
      小男孩撲進母親的懷抱。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