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永生VS女神

第二百三十五章 永生VS女神

柳詩曼朝四周看了看,找了個公共洗手間,進去后把隔斷門WwW..lā
  
  抬起手來,注視著那枚金色的戒指,柳詩曼有些失神。
  
  隨時隨地脫離險境嗎?
  
  她鼓動起五行之力,朝傳送指環上輕輕一催。
  
  指環頓時放出一圈朦朦金暈,下一刻,柳詩曼隨之消失。
  
  呼!
  
  一道身影從半米高的距離輕輕落地。
  
  這里是永生者競技場。
  
  沒有燈,沒有人,沒有聲音,一片死寂。
  
  柳詩曼沉默的望著四周,突然爆發出一陣狂笑。
  
  “哈哈哈哈,一切都不是做夢!”
  
  “永恒生命!”
  
  “隨時傳送!”
  
  “四階土靈的實力!”
  
  “世界上,我再沒有任何遺憾!”
  
  她手舞足蹈的繞著競技場狂奔,跳著,狂笑著,好一會兒才停下來。
  
  這時蒼老的聲音徐徐響起。
  
  “瞧瞧我們的冠軍,你感覺可好?”
  
  “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绷娐d奮的答道。
  
  “剛才的一幕彌足珍貴,我們會把它作為下一場挑戰賽的片頭,放給全世界的人看,你覺得如何?”蒼老聲音問道。
  
  “不行!我不想讓人看到我剛才的丑態,現在你該讓我離開了?!绷娐磳Φ?。
  
  “好的,我們現在就送你走?!鄙n老聲音道。
  
  柳詩曼隨之消失。
  
  競技場恢復死寂。
  
  突然,不知何處響起一陣竊竊私語。
  
  “一個不聽話的奴仆……”
  
  “不用考慮她的意見,就用剛才的一幕做片頭,將會吸引更多的靈魂前來?!?br />  
  “是的,畢竟到了明天,她就不是她了?!?br />  
  下一刻,所有聲音齊齊頓住。
  
  柳詩曼再次出現在競技場上,興奮的四處張望。
  
  “真爽!這是近乎神的力量!”她尖叫道。
  
  稍稍呆了一會兒,她再次傳送離開。
  
  議論聲再次響起。
  
  “就這樣讓她白白耗費我們的力量?”一道聲音問。
  
  “沒辦法,鬼母還在成長期,必須如此,況且還有那個討厭的小丑?!?br />  
  “是的,必須保證她的安全?!?br />  
  聲音再次消失。
  
  柳詩曼出現。
  
  ……
  
  柳詩曼將一名男子打昏,拖到無人的角落。
  
  她把男子的背包打開,翻出對方的隨身物品,一一看過。
  
  “又沒有什么吃的?!彼櫭嫉?。
  
  拿出對方的個人光腦,卻發現是鎖定狀態,根本進不去。
  
  柳詩曼賭氣似的把光腦摔在地上。
  
  她卻沒有注意到,那個光腦的鎖定狀態已經解開,雖然屏幕沒有亮起來,但在空中翻滾的過程中,光腦默默的記錄了什么。
  
  神殿號上。
  
  數千道滾動不休的光幕突然停住。
  
  公正女神的聲音響起。
  
  “全人類監控計劃暫停?!?br />  
  “提取實時光腦異常狀態352974件,比對鑒別,發現目標獨特腦波和部分面部特征?!?br />  
  “確認目標?!?br />  
  “調動所有監控設施,進一步監視目標?!?br />  
  “目標并未消失,持續存在時間超過前四次?!?br />  
  “實時情報傳送開始?!?br />  
  另一邊。
  
  “找到了,她這次沒有立刻傳送?!?br />  
  張英豪站起身,把煙滅了。
  
  “我先趕過去布置,你們等我的消息?!?br />  
  “廖行,將他遷躍至那個城市?!鳖櫱嗌降?。
  
  “來了!”廖行的聲音從光腦中響起。
  
  張英豪舉起個人遷躍器,很快消失在顧青山和安娜面前。
  
  柳詩曼現在是真的郁悶。
  
  從參加永生挑戰賽到現在,過去了十多個小時,她耗費了大量體力和精力,卻一直沒有吃東西。
  
  以她的體質來說,完全可以再挺個一天兩天不吃飯。
  
  但不知道為何,她就是覺得餓。
  
  深入骨髓的餓。
  
  可是當今時代,隨著科技的發展,紙質貨幣早就被拋棄。
  
  人們走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以光腦付賬。
  
  假如光腦丟失或沒帶,也可以空手付賬。
  
  每個人的腦波都不一樣,就像指紋。
  
  人們站在柜臺前,掃描個人獨有腦波,再用個人面部特征一照,就可以完成支付。
  
  銀行將會直接從終端進行信用點的扣除。
  
  柳詩曼往常都會用地下黑市提供的改造光腦,但在她奪得冠軍后,光腦就被她扔了。
  
  地下黑市不知道已經用她的個人信息發了多少筆財。
  
  那些無良黑客們,很可能在光腦中留的有后門。
  
  平時可以不在意,但現在自己是世所矚目的焦點。
  
  一旦自己繼續帶著光腦,肯定會被各個勢力發現。
  
  就算傳送指環能不停的傳送,但光腦一旦被遠程監控,對方將會徹底取得光腦的控制權,隨時找上門來。
  
  自己總不能一直不停歇的傳送,總要吃飯睡覺上廁所。
  
  再說了,世界上有太多奇怪的天選技,可以憑借一點點蛛絲馬跡發現一個人。
  
  難道去搶食物?
  
  可笑,自己是五行四段的職業者,擁有永恒的生命,難道以后要靠做這樣的事存活?
  
  一開始的興奮已經過去,柳詩曼冷靜下來。
  
  她摩挲著手指上的戒指,決定還是前往自己早就設置好的深藏地點。
  
  想到就做,她將男子丟在一個隱蔽的地方,轉身快步離去。
  
  傳送是隨機的,而自己想要抵達那個地方,需要一個交通工具。
  
  她將帽檐壓低,一路看著地標,找到了一處大型飛梭停放場。
  
  她悄然進入,沿著監控的死角,貼著陰暗的墻壁,小心翼翼的走著。
  
  五行之力在她身上蓄勢待發。
  
  一旦有什么不對,柳詩曼會立刻發動戒指,離開這里。
  
  沒有等多久,她看見一名男子發動了飛梭,但還未來得及進去。
  
  那男子站在飛梭門口,正拿著光腦,與人通話。
  
  “我覺得我還是親自來一趟,會顯得比較有誠意?!?br />  
  “這一次的會診,我需要和專家當面敲定手術,”
  
  “……沒錯,那么我明天到首都醫院,哦,我可能現在就出發……”
  
  柳詩曼只猶豫了不到一秒,動了。
  
  男子剛準備掛斷通訊,就被一記手刀打昏,拖進飛梭。
  
  整個過程快若閃電,又在監控的死角,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男子自己也什么都沒看見。
  
  沒有血,沒有慘叫,飛梭停放場的安全監控器不會察覺任何異常。
  
  這是一次專業的、完美的刺殺級行動。
  
  柳詩曼關上飛梭。
  
  她正要動手殺掉男子,卻聽飛梭上的電子合成音響了起來。
  
  “根據您的記事本,提醒您接下來該和首都醫院的專家見面了?!?br />  
  柳詩曼的手停在半空。
  
  她在男子身上摸了摸,將對方個人光腦取出來。
  
  很走運,對方當時剛掛斷通訊,沒有來得及關閉光腦。
  
  柳詩曼將男子的個人健康卡調出來,看完。
  
  數十年的心臟問題。
  
  就診上百次,手術兩次。
  
  柳詩曼撥開男子的袖子,果然看到了醫療手環。
  
  醫療手環隨時監控男子的心臟數據,跟醫院急救中心同步,以方便醫院出動醫護人員搶救。
  
  如果取下手環,或是殺掉對方,立刻就會被急救中心處理器得知消息,判定男子心臟出了問題。
  
  搶救機器人將會很快到達。
  
  這該怎么辦?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