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隊友

第一百一十一章 神隊友


  兩人說著,卻看見不遠處,有一人如眾星捧月般慢慢走來。
  她走過的地方,所有用劍的修士都不約而同,悄悄將長劍掩在身后。
  那些被打過的劍修,藏劍的動作尤其迅速,惹得跟隨她而來的女修們,紛紛輕笑著掩住了嘴。
  她對此視若無睹,似乎早就習慣了這一幕。
  她來到顧青山和秀秀身邊。
  “在百花宗呆的可好?”她問道。
  顧青山望向她。
  寧月嬋面帶笑意,杏目溫柔似水。
  她只是靜靜的站在這里,就讓無數修士為之神魂顛倒。
  遠處,李長安轉過頭,咬牙切齒的看著這一幕,眼神變的陰冷。
  這一刻,他和其他男修沒什么兩樣。
  顧青山答道:“師父和師兄們對我都很好,哦,師妹對我也不錯?!?br />  他將秀秀拉出來,向寧月嬋道:“我的小師妹,秀秀,快問圣女好?!?br />  寧月嬋目光柔和,摸了摸秀秀的頭,說道:“這樣就把我喊生分了,還是喊姐姐吧?!?br />  秀秀看看三師兄,再看看寧月嬋,怯聲道:“姐姐?!?br />  寧月嬋大悅,牽著秀秀的手,摸出一個小巧的袋子,按在秀秀手中。
  “這是見面禮,妹妹拿好?!?br />  “靈獸袋?里面是什么?”顧青山問道。
  寧月嬋道:“赤頸白鶴?!?br />  秀秀輕叫一聲,抱住寧月嬋道:“謝謝姐姐?!?br />  她本就不是做作的性子,這一下真情流露,更是讓寧月嬋喜歡。
  寧月嬋又取了一個小巧精致的儲物袋,放在秀秀手中。
  “我自己做的,你留著用?!彼f道。
  “真好看,”秀秀捧著儲物袋,聞了聞,露出笑容道:“還有香味呢?!?br />  寧月嬋牽著秀秀,讓開身子,將身后五名美麗女修介紹給顧青山。
  “柳青巖,王凝香,董雪,趙丹,張翠微,都是我交好的姐妹?!?br />  幾名師妹上前,齊齊朝顧青山行禮。
  “見過師兄?!?br />  幾名女修眼睛發亮的看著顧青山。
  圣女可從來沒有主動跟哪個男修這樣交談,還帶著自己等人前來。
  眼前男子所享的殊榮,可是獨獨的一份兒。
  他到底好在哪兒?
  不行,得好好看看。
  女修們如是想著。
  顧青山笑著抱拳,道:“師妹們好,在下顧青山,百花宗內排行第三?!?br />  女修們聽了,暗暗點頭。
  百花宗,圣人的宗門,配咱們師姐倒也是配得。
  顧青山略一思索,道:“還請各位師妹報一下靈根?!?br />  諸位女修雖然奇怪,但這是平常事,就七嘴八舌的說了。
  顧青山聽完,一拍儲物袋,從中挑揀出五枚玉簡。
  寧月嬋奇道:“你在干什么?”
  顧青山道:“我師妹都收了你的見面禮,我這個做師兄的,總不能對你的師妹沒有表示?!?br />  寧月嬋一笑,道:“你要送她們什么?”
  顧青山道:“五行秘術?!?br />  這四個字一出來,悄悄關注著這里的修士們轟然而動。
  那可是五行秘術啊,可以在宗門里當傳承,一直傳下去的術法。
  就算是拿去拍賣行,隨隨便便都能賣個數十萬上百萬靈石。
  他就這樣送了?
  就這樣當見面禮送了?
  百花宗,百花宗,天啊,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宗門。
  遠處,天極宗掌教原本默默無語,這一刻卻輕笑起來,心情忽然變的無限好。
  其他幾宗的大能修士們互相看一看,都是暗暗嘆息。
  也是,誰叫自己宗門沒有寧月嬋這樣的絕代人物。
  幾名女修顫抖著接過玉簡,有一名女修激動的當場尖叫。
  “太貴重了,你嚇到她們了?!睂幵聥揉凉值?。
  “哪有,都是很一般的秘術,大家高興就好?!鳖櫱嗌降?。
  “謝謝師兄?!蔽迕摭R齊行了一禮。
  “不客氣,都是自己人?!鳖櫱嗌降?。
  自己人?寧月嬋聽的臉上微紅,忽然一眼掃中地劍,忍不住問道:“你現在是在練劍?”
  這句話一問出來,郁悶的年輕修士們心中立刻欣喜若狂。
  一種叫做幸災樂禍的情緒,如野草般在全場修士們心中不斷瘋長。
  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
  你這小子,活該你嘚瑟,活該你顯擺,活該你送秘術,這下啞了吧。
  圣女,出手吧,狠狠揍這小子,就像往常教訓其他劍修一般,打得他當場跪地求饒最好!
  顧青山也是心中一緊,但想著迎頭一刀,縮頭還是一刀,索性就直說了。
  “沒辦法,現在的情勢比較嚴峻,我必須要快點成長起來,快點變強?!?br />  “如果沒有實力的話,將來出去斬妖除魔,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橫死了?!?br />  “我必須變強,這是別無選擇的事?!?br />  寧月嬋聽著,卻沒有說話,臉上笑容漸漸收了起來。
  倒是秀秀察覺氣氛不對,插嘴道:“姐姐,師尊對三師兄要求非常嚴格,昨天夜里還跟師兄拆招講劍,一直練到深夜呢?!?br />  寧月嬋頓時動容。
  秀秀才八歲,正是童言無忌的年歲,應當不會在這件事上撒謊。
  圣人親自陪著練習劍術,這是何等的看重,又是何等的殊榮。
  世間都知道,百花仙子眼高于頂,有時候對敵甚至都懶得親自動手,總讓其他人代勞,說是怕臟了自己的手。
  百花仙子卻能陪著他拆招,一直練到深夜。
  圣人陪練,世間有幾人?
  就是寧月嬋,這一刻也忍不住羨慕起來。
  她這樣想著,更不要說旁人心中的羨慕嫉妒恨。
  在遠處默默聽著的天極宗掌教,第一次偏過頭來,正眼打量顧青山。
  寧月嬋想了想,又想了想,再想了想,艱難的開口問道:“圣人……這是逼著你走劍修的路子?”
  顧青山一時福至心靈,長長嘆了口氣,滿面無奈道:“我一直渴望修煉刀術,可是師尊卻逼迫我練劍,任我怎么哀求,也根本不給我握刀的機會?!?br />  寧月嬋想著秀秀的話,喃喃道:“練劍確實不是什么好事,但圣人的眼光……”
  她搖搖頭,面帶同情的望向顧青山:“唉,這倒是苦了你了?!?br />  握草!還有這種操作?在場的男修士們心中齊齊哀嚎一聲,幾乎要瘋掉了。
  圣女,他是騙子,你不能上當!
  男修士們在心中吶喊。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偏偏秀秀又拉著寧月嬋,高高興興說道:“不是的,姐姐,師尊悄悄跟我說了,說三師兄練劍前途遠大?!?br />  咚!
  一擊必殺。
  寧月嬋聽了這句話,再如何猶豫,也終于釋然。
  她笑著說道:“前途遠大?很好,我等著看你能走到哪一步?!?br />  “哎,哪有說的那么夸張?!鳖櫱嗌綌[擺手道。
  看著寧月嬋溫柔微笑的樣子,他終于放松下來,在心中升起一股明悟。
  ——人生危急時刻,還是得有神隊友相助。
  “秀秀,站累了吧,來,師兄抱?!?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