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五十四章 劍崩

第五十四章 劍崩


  顧青山前傾著身子,握劍急奔而行。
  在他背后,冷天星捏訣施法,將后方銜尾而至的妖魔統統凍住。
  而那些迎面撲上來的妖魔,在顧青山一道道劍芒面前,化作紛飛血肉。
  兩人在妖魔海中,繼續前行了數十米。
  冷天星忽然啞著嗓子道:“我最多還能堅持十息的時間?!?br />  顧青山迅速回頭望去,只見無數的妖魔回過神,沿著兩人走過的地方一路沖上來。
  如此數量的妖魔一涌而上,又都是筑基境、金丹初境的實力,冷天星一次術法打不死,更打不完,很快施法速度就跟不上了。
  不行,這樣下去,冷天星必死!
  他一死,自己一人更不可能到達那處安全地方。
  “可有符箓?”顧青山飛速思索,突然問道。
  “有,但用了一些,剩下的不多?!崩涮煨堑?。
  “換你在前面,節約靈力,用符箓打——只用打開一條通行的路,不要管妖魔死活?!鳖櫱嗌降?。
  “你殿后?”冷天星問道。
  “恩,我來?!鳖櫱嗌降?。
  “……好?!?br />  冷天星深深看他一眼。
  如此危急的情勢,萬一到不了地頭,那么殿后的那人必定先死。
  顧青山此舉,讓他刮目相看。
  這一刻,他才真正將顧青山當做戰友。
  “準備?!?br />  顧青山說著,探手解甲。
  前鋒營制式甲衣的扣子全部崩開,顧青山揚起手,狠狠將甲衣扔向后方的妖魔群。
  這些妖魔們渴求血肉,被冷天星的術法狂轟亂炸都沒有后退半步,反倒寸步不離的越逼越近。
  然而,這沾滿惡臭粘液的甲衣一飛來,霎時間,妖魔們紛紛捂著鼻子四散而逃。
  實在是太臭了,就連冷天星冷大公子,都是拼命用靈力護住了鼻息和周身毛孔,才勉強沒有被熏昏。
  “換位?!?br />  顧青山低喝一聲,兩人飛快的交換了位置。
  冷天星摸出一疊符箓,一張張丟出去,將前方還未聚集起來的妖魔轟飛。
  這個不用施法,只用極少的靈力激發即可,攻擊頻率很快,唯一的缺點就是燒錢。
  冷天星最不缺的就是錢,眼下整個隊伍死的只剩兩人,情勢危急,他索性將所有的符箓都拿出來用。
  趁著妖魔后退,兩人不但交換了位置,還飛速的前進了數十米。
  “想不到這惡臭還真有用?!崩涮煨侨粲兴嫉?。
  如果當時自己妥協,身上也涂滿噬腐魔的惡臭體液……
  “你后悔了?”顧青山問。
  “不,絕不?!崩涮煨悄樕话?。
  兩人飛速急掠。
  距離漸漸拉遠,那件甲衣上散發出來的味道已經漸漸聞不到了。
  很快,妖魔們瘋狂的追了上來。
  “開山!”
  顧青山暴喝一聲,雙手握劍,整個人氣勢猛的沉了下來。
  一劍劈出。
  轟——嘩啦!
  被劍鋒碰上的妖魔,無一不是化作幾截,被強勢無匹的力道帶著往后翻滾。
  沿途妖魔紛紛被亂飛的尸體擊倒。
  開山訣勢重,每一劍附加千百斤的沖擊力,對手一時不察會吃大虧。
  然而開山訣動作緩慢,很容易讓人躲開。
  一般的劍修,用不了這種滿是破綻的劍訣。
  只有最愚蠢的劍修,和最高明的劍修,才敢用這套劍訣。
  只見長劍凄厲呼嘯著,每一擊都帶起白霧般的勁流,接連不斷的將妖魔轟飛出去。
  真的是一劍打飛一片,每一劍都讓危局稍稍緩解。
  兩人就像風雨中飄搖的獨木,疾風驟雨之下堪堪堅持著,每次都差一點被妖魔潮吞沒。
  顧青山索性連招式都不管了,開山劍訣徹底放開了揮舞出去。
  現在的情形下,妖魔如山似海的涌上來,根本不用考慮命中和躲避,隨手一揮就能打中一大片。
  開山劍訣的威力,被顧青山發揮到了最大。
  “快跟上我?!崩涮煨呛鹊?。
  “來了!”顧青山再出一劍,毫不戀戰,閃身就退。
  這一刻,兩人一邊抵擋逼上來的成群妖魔,一邊調整步伐和方向,飛速逃竄。
  但妖魔的數量實在太多了,無數妖魔一同出手,顧青山作為殿后的人,總會有防不勝防的空隙。
  很快,顧青山就如同伍進、馬六一般,渾身浴血。
  顧青山默默的忍住,繼續揮劍。
  “開山!”
  他低喝道。
  劍勢如山,朝妖魔壓過去。
  這是生死一刻,絕不能退縮。
  許多妖魔的攻擊,顧青山已經不管了,只有最致命的襲擊才會出手抵擋。
  時間稍縱即逝,一轉眼,兩人又推進了很長一段距離。
  目的地終于近在眼前。
  顧青山身上再無一處完整,不少地方的血肉都被妖魔抓咬去,傷口汩汩冒血。
  這樣的傷勢越來越多,猶如凌遲之刑。
  然而顧青山面容沉靜冷然,一柄長劍飛舞不休,似是絲毫不受影響。
  冷天星神念一掃,心中震動不已。
  五息之后,顧青山忽然道:“還有多遠?”
  “最后三十米,我看到山洞了!”冷天星也急了。
  “好?!?br />  顧青山等的就是這一刻。
  他將身子一側,雙手握劍,以劍尖指著前方妖魔海,低聲輕吟。
  “秘劍?!?br />  霎時間,靈力從丹田奔涌而出,沿著雙臂灌入長劍。
  長劍發出一聲嗡鳴。
  顧青山精確計算了自己的靈力,一直將靈力保持著,直到此刻。
  他的靈力,堪堪夠施展這道秘劍。
  冷天星看的瞳孔驟縮。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察覺到這一式劍術的厲害。
  這是什么劍術,怎么我從來沒見過?
  冷天星尋遍記憶,這劍勢和他記憶中所有的劍法都對不上。
  難道真是秘傳之劍?
  劍修的神通,可不是誰都能掌握的。
  冷天星心中一陣震撼,忍住回頭看的欲望,只用神念緊緊關注著對方。
  彈指間,顧青山身上的氣勢已經攀到最高點。
  千騎劍發出強烈的嗡鳴,又驟然沉寂下去。
  洶涌的殺意繚繞在長劍上,讓人心生悸動。
  “沒錯,是秘劍,他居然會秘劍!”
  冷天星暗暗狂呼道。
  他心中最后一絲傲氣,也在這一劍面前消散。
  顧青山對面,妖魔如潮的涌動著,落在后面的妖魔等不及,踩在前面妖魔的身上往前撲來。
  妖魔群層層堆高,壘成數米的妖魔巨墻,直直朝兩人壓下來。
  “斷水流!”
  顧青山暴喝一聲,長劍往前直刺。
  如果在這一刻把時間放慢,就會發現千騎劍上劍芒凝聚成一團一團。
  在無法計量的彈指間,劍芒如擊潰大壩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
  而承受這一切的劍身,正緩慢的出現一絲絲裂紋。
  無數裂紋蜿蜒生長,逐漸布滿整個劍身。
  長劍崩解的前一剎那。
  天地一靜。
  突然。
  宛如上古洪荒時代的巨人擂響了戰鼓。
  咚!咚!咚!咚!咚!
  耀目的劍芒從千騎劍的劍鋒爆裂開來,一路向前,發出震耳欲聾的轟擊聲。
  妖魔所聚集而成的巨墻,如同被烈焰炸開,化作四逸的飛灰,急速向后崩潰、飄舞消散。
  整片妖魔潮為之一空,顯露出沙漠一般荒蕪的地面。
  地上鋪滿了斷臂殘肢,空中彌漫著濃郁至極的血霧。
  遠方駐足不前的妖魔,臉上帶著恐懼和驚疑不定,在劍芒炸出的空曠地域邊緣,絲毫不敢前進半步。
  一劍即出,足以攔腰斬江,足以隔斷河流。
  如斯威力,方可稱為斷水流!
  嘣。
  一聲輕響,千騎劍再也承受不住秘劍之威,當場崩裂成紛飛的碎屑。
  唯一完好的,是握在顧青山手中的劍柄。
  顧青山咬咬牙,心中說不出的失落。
  好不容易弄到一柄劍,結果為了施展秘劍,一下就毀掉了。
  他無奈的丟掉劍柄,迅速抽身向前。
  貼山靠!
  顧青山沖上來,替冷天星擋住了一頭餓鬼的撕咬,一把擰斷它脖子。
  “我們沖!”他大聲喝道。
  “好!”
  冷天星也知道情形到了最后關頭,強忍住心中的震撼,將手中符箓統統激發,不要錢似的丟了出去。
河南快赢481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