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四十五章 再會

第四十五章 再會


  這可是黃家的二公子啊,黃家位列九府之一,又深深扎根在首都,是誰都要讓三分的龐然大物。
  一群紈绔快要瘋了,許多人拿出通訊器,開始找家族的人,更有人指著顧青山大罵道:“賤民,你敢打輝少,誰也救不了你,等著完蛋吧!”
  顧青山慢悠悠道:“黃家的二少,在射箭俱樂部里和人起了沖突,雙方打了一架,這算不得什么大事?!?br />  這是剛才輝少說的話,才過了不到十分鐘,顧青山就將原話奉還。
  幾名警察看看顧青山手中的弓,再看看掛在墻上的幾名超凡者,還是沒有輕舉妄動,悄然后退,拿出通訊器呼叫增援去了。
  “去!快去找人!多少錢我都出!我要他死!”輝少躺在地上,放聲吼道。
  “看來我需要等一會兒?!鳖櫱嗌阶叩郊琅?,張弓搭箭,繼續練著箭術。
  這樣的紈绔,一次不把他們打的膽寒,他們是不會罷休的,以后總會尋了機會撲上來咬兩口。
  今天就要讓他們知道害怕,這件事才算完。
  正在這時,射箭館的大門突然打開了。
  一道好聽的女聲傳來。
  “咦?射箭館這么多人站著不動,是什么意思?”
  伴隨著話語,有著火紅色長發的美麗少女從射箭館門外走來。
  在少女背后,是兩排身穿西裝、胸前帶著聯邦徽章的特派保鏢。
  一名老人跟少女并肩而立,風度滿滿的說道:“我看啊,他們一定沒想到您的出現,眼下正驚喜的說不出話?!?br />  老人笑著望向眾人,卻見黃家的二少爺滿臉是血,躺在地上,掙扎半天爬不起來。
  老人驚訝的張了張嘴,朝身后打了個手勢。
  幾名保鏢趕緊上前,將輝少扶起來。
  一人伸出手,在輝少臉上按了按。
  血立刻就止住了,原本腫起來的臉也很快恢復正常。
  輝少恢復了生機,望著眼前的美麗女子,一時間連憤怒都拋在腦后。
  他低聲道:“康老,這位是?”
  老人跟他打了個眼色,面朝火紅長發美女道:“長公主殿下,容我向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九府之一,黃家的——”
  “哇,這是誰射的!”
  安娜毫不理會對方,驚呼著走到箭道盡頭,興致勃勃的看著墻上。
  墻上掛著五個人,不時發出呻吟聲。
  老者這才看到箭道盡頭的墻上,居然還掛著幾個人,頓時臉色一變,
  這是怎么回事,重要的外國使節在聯邦首都,居然撞見了當眾斗毆的場面。
  怎么還有幾個警察在?
  什么時候,首都的警察連這種事都處理不來了?
  這是重大外交事故!
  老者怒火中燒,張嘴就要發作。
  “真是不錯的技藝呢,我很想學一下,請問是誰射的?”安娜轉過身來,一臉興奮的問道。
  老者的話卡在喉嚨里。
  四周的眾人看著這一幕,齊齊失語。
  是個人都能看出來,這里剛才明明在打架,都快要上升到生死對敵的地步了。
  公主殿下卻覺得人被箭掛在墻上十分有趣。
  傳言帝國公主殿下行事全憑個人喜好,做出過很多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這次親眼一見,果然如此。
  那個年輕人,不知道是福是禍。
  打了輝少,至少他當場還是安然無恙的,但若惹毛了圣帝國的長公主,安娜梅迪契殿下,呵呵呵呵……
  無數道目光齊刷刷定在顧青山身上。
  看著安娜假模假樣的東張西望,顧青山嘴角微微抽搐。
  顧青山不知道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也不知道她在玩什么花樣。
  他倒不怕她,就是心里有些沒底。
  果然,安娜一步步走過來,站在顧青山面前,面帶崇拜的開了口。
  “是你把人射到墻上去的?”
  這話說的,圍觀眾人齊齊擦了下汗。
  “對?!?br />  顧青山硬著頭皮應聲道。
  安娜神色一變,屈膝行禮,嚴肅道:“我在這項高貴的運動中荒廢已久,您的箭術精湛絕妙,請教我射箭吧,為了兩國的友誼長存?!?br />  這是標準的不能再標準的貴族禮儀,從語言到禮節都是。
  顧青山幾欲轉身就走,到底是忍住了。
  安娜這一出,讓他措手不及。
  顧青山不想有太多的曝光,只想在末日來臨前,安安靜靜的過完最后一段大學時光。
  可是帝國的明珠已經站在了面前,圍觀的人非富即貴,又有聯邦政府的這么多秘密保鏢和情報人員環飼四周,這一刻注定會人所皆知。
  退一步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要是拂了帝國公主的面子,無論是總統還是他自己,面臨的處境都會很被動。
  算了,誰叫她是安娜。
  顧青山微微一嘆,回了一禮道:“你的請求,是我的榮幸?!?br />  “耶!”安娜調皮的眨眨眼,小手在空中一揮:“清場!”
  聯邦保鏢們四散開來,禮貌的勸說圍觀人群離開射箭場。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這些訓練有素的保鏢們,其實也帶著無可奈何的情緒。
  帝國公主每到一處皆要清場,就連上廁所也是如此,簡直叫人麻木和無語。
  但沒有一個人敢抱怨。
  圣奧蘭卡帝國的君王,是個不可抵擋的人物。
  就連公主殿下自身,也是超凡者中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據說她的五行之火,已經開化到了第四階段,“裂陽”。
  五行之火,起初是“火焰”境界,進階之后,升為“烈焰”。
  從第三階段“熔漿”開始,每一個階段的提升,實力都會發生恐怖的變化。
  第四階段“裂陽”已經將世界上百十之九十的職業者甩在了身后。
  就算不憑借公主身份,以安娜的真實實力,同樣可以享有至高的尊貴和榮耀。
  這樣一個擁有世俗尊貴身份,以及超凡世界強大實力的女子,誰要是能得到她真正的認可,好處實在是太多了。
  輝少眼珠子一轉,帶著幾人走上來,面露笑容道:“公主殿下,我很榮幸為您服務?!?br />  安娜指著墻——正有幾名保鏢設法將人從墻上弄下來。
  她說:“你會這個嗎?”
  “不會,但我是黃府的二少爺,對首都十分了解,保證——”
  安娜睜大漂亮的雙眼,面帶天真的問道:“不會這個,還呆在這里做什么?”
  輝少卡住。
  “我不跟草包打交道,”安娜道:“來人,清場!”
  這話猶如一記重錘,狠狠粉粹了輝少的自尊心。
  輝少被禮貌的帶走了。
  臨走之時,他死死的盯了顧青山一眼。
  顧青山毫不在意。
  一個紈绔的恨意,隨手便可斬斷。
  顧青山走到安娜身邊,壓低聲音道:“你在搞什么?這樣會讓我很被動?!?br />  安娜察覺到對方的郁郁,略帶委屈道:“我想天蝎宮了?!?br />  一句話,讓顧青山所有情緒為之消散。
  “你呀,唉,下次出現前起碼跟我說一聲?!彼麚u搖頭,說道。
  事情揭過,安娜臉上的委屈頓時一收,笑靨如花的走到一邊,在架子上取了一張弓。
  她說道:“先教我射箭,晚點我有些事情想問你?!?br />  顧青山正要說話,忽然一道流光飛入視線,在視網膜上化作鮮紅血字。
  “時間流持續紊亂,進入時間已至?!?br />  “玩家必須在五分鐘內進入異世界,否則時空錯亂將轉化為永久性?!?br />  “警告,玩家若放棄進入,將徹底失去進入異世界的能力?!?br />  顧青山如同雷轟電掣一般呆住了。
  怎么會這樣。
  時空亂流這種地方,他也不是第一次領教了,每一次都好好的,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難道是因為自己進入了那個奇怪的空間?
  時空亂流之中有許多奇異景象,有些確實能影響到玩家,但能徹底打亂時間流的,顧青山還從來沒聽說過。
  難道說,那個奇怪的空間比歷史記載中所有的奇異空間都要特別?
  那具釘在青銅柱上的巨大尸體,自己根本連理會都沒理會??!
  來不及再想,顧青山拉了安娜走到角落,低聲說道:“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br />  安娜看著他,好奇道:“說來聽聽?!?br />  “我……”
  顧青山不知道怎么開口。
  情勢緊迫,只有五分鐘時間,他必須盡快脫離所有人視線。
  但是整個俱樂部被安全人員層層包圍,只為保護安娜公主的安全。
  他一個人想要走脫,若是不把安娜搞定,五分鐘絕對不夠,層層安全人員都會阻止他。
  可是一旦時間到了,顧青山只能義無反顧的穿越過去。
  穿越的那一幕如果被國家安全人員看見,必會引起軒然大波。
  顧青山倒是不怕什么,但這畢竟是非常麻煩的事,后面所有的計劃都會受到影響。
  安娜見他遲遲不說話,偷偷瞄了他一眼。
  他的眸子是漂亮的琥珀色,睫毛很長,每次拉弓射箭的時候,眼睛就會輕輕瞇起來,專注而有神。
  他調酒的時候,眼神中透著朦朧的霧氣,就像是身處另一個世界。
  他穿著白襯衣,休閑褲,運動鞋,樸素至極。
  但就是穿著這平凡至極的一身,他從酒吧走出去,一口氣干掉數十名武者,連帶兩座機動戰甲。
  有的人要靠華麗衣裳撐著,才能裝龍裝鳳,而他不用。
  他本身就是王。
  殺人時絕不不留情,上電視的時候倒是知道分寸了,低著頭,一言不發。
  馮霍德說他有些難以揣測,其實哪有那么難,他就是面對鏡頭有些靦腆緊張。
  這一刻,他站在自己面前,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瞧著倒是有趣。
  安娜心情明媚,嘴角微微翹起。
  她雙手背在背后,身子輕傾,說道:“什么事這么難開口,難道你喜歡我?”
河南快赢481直播